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頂點中文 >玄幻魔法 >劍來 > 第六百二十七章 算賬整座天下
我的書架 | 加入書架 | 舉報章節錯誤 | 返回書頁

劍來- 第六百二十七章 算賬整座天下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書名:劍來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蠻荒天下暫時還不清楚劍氣長城之上,少了一位歷史上戰力最高的隱官大人,卻又多出了一個歷史上境界最低的新任隱官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了,估計也只當一個天大的笑話看待。

    事實上,哪怕是劍氣長城這邊,也沒有太多人如何當真。尤其是劍仙,只覺得是老大劍仙又一個“無所謂”的舉動。

    新官上任三把火,陳平安落座后,不多不少,剛好做了三件事。

    隱官一脈擁有兩座私宅,都在城外,一名避暑,一名躲寒,所有百年之內存下的秘檔,給搬到了走馬道這邊,層層疊疊,擱放在陳平安身后,堆積如山。

    上一任隱官大人,既沒有帶走那塊古篆“隱官”二字的玉牌,也沒有毀去隱官一脈傳承數千年的檔案庫房。

    除了陳平安背后這座“靠山”,陳平安還讓人搬來了一座仙家重寶,劍房。

    人手兩把劍坊專門為隱官一脈劍修鑄造的傳訊飛劍,在陳平安的要求之下,再讓劍坊鑄劍師篆刻上了每個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陳平安,米裕,龐元濟,董不得,顧見龍,王忻水,郭竹酒。林君璧,鄧涼,宋高元,曹袞,玄參。

    這就是劍氣長城目前隱官一脈的全部劍修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屬于陳平安的那兩把飛劍,都直接篆刻隱官二字,而非陳平安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,則是陳平安與諸位“下屬”劍修開門見山,說了一番再敞亮不過的言語,“諸位,連我在內,總計十二人,身在此處的劍修,大家都很聰明,應該心知肚明,我們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境界不算高,劍術殺力,在當下的攻守戰當中,完全就是不值一提,不過我們的腦子,還算好使,我們遇上事情,愿意多想一些,習慣成自然,尋常劍修的念頭,打一個轉兒的事情,我們可能已經轉了好幾個圈,這就叫熟能生巧,頒給在座各位隱官一脈的身份,就是對你們的最大認可,但是這不是一只鐵飯碗,我們的每一個建議,尤其是每一次最終影響到整座劍陣的策略,會動輒牽扯到數以萬計劍修的出劍,甚至是成百上千劍修、乃至于許多劍仙的身家性命,我的要求只有一點,大家一起殫精竭慮,盡你我所能去建言,如果被我發現有人在任何一個環節拖了后腿,腦子看似靈光實則不夠用的,我會直接驅逐出隱官一脈。你們的面子再值錢,也比不上劍修的性命,比不上他們的本命飛劍更值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這絕對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,所以請你們做好心理準備,我們需要對每一個戰死之人負責,更大的難題,在于那些生不如死的劍修,或是有那親朋好友戰死的,說不定都會對我們這十二人,對我們這些只會動嘴皮子的廢物劍修,心存怨懟,他們恨我們,是人之常情,我們無法更改,但是我們自己,對此不可心生失望,一點都不許有,若是有人因此而懷恨在心,故意使壞,一旦被我察覺之后,我會讓米裕劍仙遞出一劍,直接斬殺,我不聽辯解,我一旦懷疑誰,誰就要死。所以我最后只有一個問題,誰想要退出隱官一脈?現在退出還來得及。不然與其和我陳平安勾心斗角,比拼城府深淺,還不如干干凈凈,去那城頭出劍殺妖,撈到一點戰功是一點,絕對要好過在這里虛度光陰是個死,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其余十一位劍修,沉默不語,人人眼神堅定。

    陳平安點頭道:“很好,連君璧這樣大道可期的少年劍修,都沒有任何猶豫,敢將大道和性命一起押注在這里,我覺得人心可用。”

    林君璧頓時如坐針氈。

    陳平安這廝不會借機公報私仇吧?

    陳平安瞇起眼,視線游曳過一位位劍修的臉龐,緩緩道:“我們坐在這里,不再是修行,更不是煉劍,就只是做代替劍氣長城,與蠻荒天下那些畜生做天底下最大的一筆買賣,我們要為劍氣長城的數萬劍修,做出一樁最一本萬利的生意,要用己方最少的性命換取敵方最多的性命!諸位,這樣的機會,我們此生再不會有了,任你們將來福緣深厚,得以大道登頂,成了仙人、飛升境,然后兵解轉世,再有來生,也注定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。任你們成為浩然天下的一宗之主,宗門之內劍修如云,你又能夠調用幾位劍仙,讓其心甘情愿傾力出劍,慷慨赴死?!要珍惜當下,因為這是數座天下,萬年以來,萬年以后,也唯有你我十二人才能做成的一個壯舉!”

    郭竹酒坐在案幾后,眼神堅毅,猛然抱拳,卻無言語。

    董不得跟隨其后,也是神采飛揚,高高抱拳。

    林君璧,顧見龍,王忻水在內所有人,就連那劍仙米裕,也都一一抱拳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個異鄉的別洲年輕劍修,更是一位位心神激蕩。

    敢來劍氣長城練劍之外鄉人,尤其是大戰之后還敢出劍不愿走的,劍修越是年輕,越是心高且純粹!

    陳平安說道:“不著急對劍氣長城發號施令,我們先熟悉雙方戰場,你們先按照林君璧的既定方案,各司其職,半個時辰后,我另有決斷。”

    對于陳平安而言,林君璧的那個方案,實在太粗糙了,但這是林君璧臨機應變的急智成果,已經無法苛求更多。只是半個時辰之后,或者說此后劍氣長城,都是如此應對蠻荒天下那六十軍帳的群策群力,陳平安不覺得自己這支隱官一脈,有半點勝算。

    陳平安開始翻閱那些舊隱官一脈的秘檔,翻書極快,手邊還有十多本書頁空白的冊子,看到關鍵處,便會抄錄一二,與此同時,眼角余光,時不時瞥一眼戰場畫卷,再打量幾眼那十一人,觀察他們的細微神色變化。

    字跡娟秀的,是那竹庵劍仙的筆跡。

    勾畫凌厲,反而是那女子劍仙洛衫。

    好一個見字如面。

    內容清爽,干凈,自然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    哪怕三位劍仙叛出了劍氣長城,但是如果只說這檔案秘錄一事,其實仍是可以說是盡心盡責。

    極為精準的半個時辰后,陳平安手持合攏折扇,并未打開,只是輕輕提起,然后重重一磕桌面,說道:“繼續盯著戰場,分心聽我言語即可,從現在起,每個人都要兼顧三事,第一件,是本職事務,所有人都必須牢牢盯死畫卷。第二件,所有人開始提筆記錄,方便他人傳閱,一有需求,就可以直接與他人索要記錄,作為參考。第三件事,是某些時刻的飛劍傳訊各處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繼續說道:“先從第三件事說起,隱官一脈的劍坊飛劍,速度極快。除了一些大的策略,由我親自飛劍傳訊全部劍修之外,其余一些細微劍陣的調整轉變,你們各有任務,其中米裕、董不得、顧見龍負責飛劍傳訊所有劍氣長城的本土劍修,將整座劍氣長城分出左、中、右三大地盤,郭竹酒、王忻水負責所有飛劍通知全部上五境劍仙。”

    聽到了這里,米裕皺了皺眉頭。因為這似乎不合情理,照理而言,應該由他聯系其余劍仙。

    陳平安解釋道:“米裕劍仙,若是劍仙與劍仙言語,境界修為的高低,在心中就是一道門檻,不夠純粹,容易節外生枝。戰場上的諸多機會稍縱即逝,一個凝滯猶豫,說沒就沒了。這么講,可以理解嗎?”

    米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事實上這位隱官大人還算說得客氣了,一些沒講的話,更是理由,比如他米裕在劍氣長城其他劍仙心目中的糟糕印象。

    相對而言,境界極低的郭竹酒和王忻水飛劍傳訊劍仙,確實就是一種更加直來直往的公事公辦,若是由他米裕這個出了名的花架子劍仙去發號施令,確實會有極多的劍仙根本不買賬。

    陳平安繼續道:“以后若有這類疑惑,當面提問便是,能夠說服我改變主意,那是最好。此外,龐元濟負責聯系舊隱官一脈的督戰官、以及儒家門生的軍功記錄官,數量較少,所以龐元濟再加上負責一個中土神洲的劍修,林君璧負責南婆娑洲的劍修,鄧涼聯系所有的北俱蘆洲劍修,宋高元飛劍傳信金甲洲,玄參負責流霞洲,曹袞負責皚皚洲。”

    這些莫名其妙就成了隱官一脈的劍修,大多擅長心算、術算,精通弈棋,比如林君璧,玄參,都是名副其實的國手。

    米裕還真就有問題便當面詢問隱官大人了,“為何不是一洲劍修聯系本洲劍修劍仙?豈不是更加沒有凝滯?”

    陳平安反問道:“鄧涼他們這些個外鄉劍修,跑來劍氣長城這邊,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拼命不說,這會兒又被拉來當了隱官一脈的劍修,做著這么吃力不討好的勾當,還不許他們賺一點額外的香火情了?”

    話說得很直接。

    擺明了一副在商言商的架勢。

    林君璧會心一笑。

    其余別洲劍修也有些赧顏,當然同時更多還是欣喜,對這位隱官大人,多了幾分由衷感激。

    若能活,誰愿死?若是能夠不死,且活得問心無愧,那么多想一想未來的大道之路,天經地義。

    米裕略作思量,想通其中關節,這位劍仙無奈一笑,抱了抱拳,算是表示自己理解了,再無疑問。

    劍氣長城的本土劍修,負責傳訊本土劍修。但是林君璧在內的外鄉人,飛劍傳訊,其中暗藏玄機,大有講究。例如他傳訊位于中土神洲南邊的婆娑洲,正北方的皚皚洲劍修鄧涼,負責浩然天下東北方位的北俱蘆洲,其他劍修也是如此,一律是飛劍傳信相鄰的大洲。這樣的香火情,就像那跨洲渡船,卻做著天底下最公道、最不掙錢的買賣,這樣極為誠摯的香火情,當然會極為長久,能夠讓對方惦念許久。至于所有外鄉人的本洲劍修,對于躋身了隱官一脈的這撥年輕劍修,早就高看一眼,自然無需隱官大人陳平安幫著鄧涼、玄參他們更多錦上添花了。

    林君璧率先想到了,其余那些年紀輕輕的外鄉劍修,既然能夠被劍氣長城選中,成為隱官一脈成員,就像陳平安所說,境界興許不高,但是就沒一個是腦子不靈光的,自然也都很快想到了。

    所以需要詢問的,其實還真的就只有境界最高的玉璞境米裕。

    陳平安提起手邊一疊冊子,十多本,都只寫了一個書名,“接下來的第二件事,才是重中之重。你們都聽仔細了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拿出最上邊的兩本冊子,書名分別為“甲本正冊”和“甲本副冊”,解釋道:“這兩本書,分別詳細記錄己方上五境劍仙的姓名,本命飛劍,飛劍的本命神通,正冊為劍氣長城的劍仙,副冊為外鄉劍仙。一頁只記錄一人,書頁右下角,會有那頁數,你們對于頁數和對應劍仙,都要爛熟于心。”

    然后陳平安放下這兩本冊子,一一解釋起了其余冊子的作用。

    乙本,負責記錄所有在戰場上露過面的蠻荒天下上五境妖族。

    也正副兩側,正本,記錄在英靈殿擁有十四個王座的巔峰大妖之外,所有飛升境、仙人境的大妖,以及身為玉璞境劍修妖族。

    副本,玉璞境劍修之外的所有玉璞境妖族修士。

    如果不知姓名,那就隨便取個名字,寫幻化人形之后的相貌,真身形態,關鍵法寶,本命神通,以及大致隸屬于蠻荒天下哪個陣營,與誰結伴出戰,細節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丙本,無副冊。

    記載所有己方的地仙劍修。尤其要注意篩選出那種天生適宜戰場的本命飛劍,如何搭配,能否營造出類似那對地仙眷侶“畫龍點睛”的效果。

    陳平安還舉了幾個例子,就是元嬰境劍修程荃,這種類似玉璞境劍仙吳承霈的特殊地仙劍修,必須著重對待。

    丁本,記載同樣是地仙境界的妖族。

    陳平安在講述這一本冊子的時候,語氣極重,說之所以將其單獨列出,因為這撥蠻荒天下的妖族修士,最該死,而且相較于大妖,相對好殺。以往又很容易被劍氣長城這邊忽略不計,或者說不夠重視。某個階段的戰事,這撥畜生的殺力,興許不明顯,但是如果復盤,回溯戰局,一場戰爭越是持久,這撥中堅力量,對劍氣長城的殺傷之大,興許要比某些上五境妖族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用陳平安的話說,就是殺這批妖族,最劃算。劍仙前輩們的出劍,不用太過吃力,也能撈到手不俗的戰功,積少成多,不殺白不殺。

    陳平安顯然對這一“丁本”,提在手中許久,始終都不愿意放下,“所以這丁本,我們如果能夠撰寫出一個相對詳細的框架后,靠著無比詳實的細節,推敲出一個無限接近真相的事實,那么我們就可以重頭再翻開甲本正副兩側,去請那些殺力極大、出劍極快的劍仙前輩,在戰場上尋找機會,斬殺這本冊子上的妖族修士,這在當下,是我們隱官一脈,最為立竿見影的舉措,所以各位要好好思量思量,丁本上邊,每劃掉一個化名一個條目,就是在座各位最實打實的戰功!”

    玄參問道:“若是前輩劍仙有那各自理由,不愿出劍?我們飛劍傳訊過后也沒用,當如何?戰場之上,雙方積怨已久,我只說那萬一,萬一我們某位劍仙盯上了仇人,執意要與其捉對廝殺,不愿聽從我們調令,難道我們要先內訌不成?”

    陳平安微笑道:“架子太大,不愿意挪窩,或是以不敢擅離職守的由頭婉拒你們,又或者是發生了玄參你所說的這種情形,各位就搬出隱官一脈劍修的身份,這是軍令,再不行,那就事不過三,兩次飛劍傳訊提醒劍仙過后,不用再廢話了,我自會請架子更大、殺力更高的劍仙,去求他們出劍。請不動,那就求!”

    氣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這位年紀輕輕的隱官大人,言語玩笑,可事實上,這絕對不是一件如何輕松的事情。

    上一任隱官的叛逃,兩位劍仙的跟隨,尤其是左右的身受重創,如今劍氣長城的士氣低落,是瞎子都能瞧見的事實。一旦再有意外,無疑是火上澆油。

    陳平安放下那本冊子,笑道:“一個個看我干什么,堂堂隱官大人,親自跑腿喊話,像話嗎?我丟臉,不算什么,丟了諸位的臉,我良心不安。對不對,顧兄?這是不是一句公道話?”

    顧見龍小雞啄米。

    陳平安收斂笑意,“你們大概暫時還不知道‘隱官一脈’這四個字的分量,在劍氣長城,就是這四個字,可定人生死,不用講道理!”

    陳平安說道:“心中懷疑,沒關系,大可以拭目以待。我反正是不怕拿一位劍仙的腦袋來證明此事真假的。至于你們,擔心這些做什么?天塌下來,只說我們隱官一脈十二人,自然誰是隱官誰來扛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拿起最新的一本空白賬本,是緊隨丁本之后的“戊本”。

    戊本,記載前三場戰事,蠻荒天下的攻城策略,事無巨細,悉數記錄。兵力分布,蠻荒天下的六十座小戰場,兵力調度的轉換速度,攻城風格是始終穩重,還是經常靈巧變通,都要一一記錄在冊。

    故而這本冊子,定然極厚極重,并且內容會隨時添補,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己本。

    撰寫隱官一脈十二位劍修的所有功過得失,一五一十,都會寫在這本冊子上。

    這是一本功勞簿,也是一部問心書。

    撰寫人,只有一人,自然是新任隱官大人陳平安,但是能夠翻閱之人,也只有陳平安。

    庚本。

    記錄劍氣長城所有戰死、或是本命飛劍毀掉的劍修名字。

    這一本,注定也不會薄。

    鄧涼問道:“先前兩場戰事中戰死、沒了飛劍的劍修,我們是不是也要立即記錄下來?”

    陳平安直截了當道:“不用。以后再補上。這一本,只能是我們得閑的時候,再來撰寫。”

    活人,永遠比死人更重要。

    這就是戰爭。

    鄧涼點了點頭,沒有異議,并且偷偷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若是陳平安在這個問題上回答錯了,那么鄧涼在內所有劍修,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人心,立即就會渙散。

    人人極聰明,陳平安無論是新一任隱官大人,還是頂著文圣一脈閉關弟子身份的二掌柜,如果在這座“小天地”,無法處處壓制他們,并且讓他人心服口服,那么別的不談,只說那部己本,就是個天大的笑話,如今剛剛有個雛形的隱官一脈,更是個弊大于利的擺設。

    因為此處小天地,唯有修心最強者,道理才能服眾。

    劍氣長城自古就有一個看似十分滑稽、實則極其殘酷的說法。

    下五境劍修,也會念叨的一句話,“我比宗垣厲害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那位老劍仙,是繼龍君、觀照之后,與陳清都并肩作戰年月最久的一位,地位最高的一個,被譽為最有希望打破飛升境劍修“天大瓶頸”的那個存在。

    那場妖族大軍覆滿城頭的慘烈戰事當中,正是他一人仗劍,連斬兩頭飛升境大妖,再與陳清都聯手,才打退了蠻荒天下。

    按照戰功,宗垣當然可以刻字,并且還是兩個字,只是死了,就無法在劍氣長城之上連刻兩字。

    一個死了的老劍仙,大劍仙,既然連劍都已經無法祭出,能有多厲害?半點不厲害了。

    陳平安放下手中那本空白書籍。

    庚,更也,秋收而待來春。

    是一個原本寓意美好卻是天大的奢望了。

    陳平安繼續說那辛本,壬本,和最后的癸本。

    辛本。

    統計蠻荒天下的戰損。

    壬本。

    對劍坊、衣坊、丹坊在內所有劍氣長城的家底,進行計算,還需要重點對接負責劍氣長城商貿一事的納蘭家族和晏家。

    一場戰爭,除了雙方兵力的損耗,打得更是無形的底蘊,神仙錢和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癸本。

    每一個戰場的當下,隱官一脈十二人,都可以對下一場攻守戰的評估、推衍、猜測,各抒己見,只要有任何的想法和心得,隨時寫在紙上,交由郭竹酒,再送給陳平安匯總。

    陳平安放好所有書冊,說道:“說完了第三第二兩事,接下來就該說第一件事了,先前林君璧的職責劃分,在先前并無問題,只是既然目前形勢有變,那我們就做一些變更改動,這也是未來我們隱官一脈的一個最關鍵宗旨,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往的攻守戰那樣以不變應萬變,必須隨時隨地做出變化,而且每一個變化,都務必是我們隱官一脈群策群力的最好結果。我們十二人的每一次飛劍傳訊,都要為劍氣長城出劍的劍修,占到便宜!”

    陳平安最后精準圈畫、切割、界定了十二人的詳細職責,以及每一位劍修,在職責之外,都必須盯住整個戰局的走勢,絕對不能只盯住自己那一畝三分地,不如此苛求十二人,就會很容易造成一個個小范圍的得利,卻導致己方大規模的戰場折損,在隱官一脈,就會是一筆看似莫名其妙實則難逃其咎的糊涂賬,更大的代價,則是己方成百上千劍修完全沒有必要的戰死。

    “豪杰斫賊,就在筆下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最后展顏一笑,彎腰拿起折扇,打開玉竹折扇,笑瞇瞇道:“那就有請諸位,與我一起算計蠻荒天下。掙錢算什么本事?要掙就掙那一顆顆的大妖頭顱!”

    林君璧直到這一刻,才算對陳平安真正心悅誠服。

    不愧是那位崔先生名義上的先生。

    一脈相承,事功至極!

    陳平安合攏折扇,笑望向龐元濟,直呼其名道:“龐元濟,記得在乙本正冊上,寫下‘蕭愻,小名正韻,飛升境瓶頸劍修,本命飛劍不詳’這些文字,千萬別記在甲本正冊上了。關于此人的本命飛劍,你龐元濟如果有線索,當然可以在書中補上,僅供參考,我這就可以在己本上,為你記一功。”

    龐元濟臉色慘白,點頭無言。

    上一任劍氣長城的隱官大人,姓蕭名愻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許多劍氣長城年輕劍修都早已忘記的名字。

    因為習慣了敬稱她為隱官大人。

    陳平安瞇眼問道:“點了頭,又不說話,恕我愚鈍,猜不出龐元濟到底知不知道此人的本命飛劍。”

    龐元濟搖頭道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笑道:“沒關系,大戰持久,那人暫時應該不會出手,你如果不小心忘了又不小心記起,功勞還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兩人這番對話,讓劍仙米裕,以及原本個個置身事外的外鄉劍修,依舊是人人頭皮發麻,背脊生涼。

    陳平安環顧四周,輕搖折扇,鬢角飛揚,“你們的姓名籍貫境界,我都已經知道。不過我還有個不情之請,請你們說一說自己的最大優缺點。這是小事,大家先忙各的大事。我問起后,再以心聲與我言語即可。希望諸位能夠開誠布公,此事并非兒戲。”

    林君璧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陳平安此舉,絕對不是一個討喜的舉措。

    只是林君璧很快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陳平安需要以最快速度了解隱官一脈所有成員的人心。

    如果說劍氣長城和蠻荒天下的對峙,是最大的一座戰場,隱官一脈與劍氣長城所有劍修,是僅次于前者的第二座,那么隱官一脈內部十二人,就是第三座。而看似最小的這座戰場人心起伏,任何一點道心漣漪,因為位不卑權更重的關系,又會極大波及前兩座戰場的走勢。

    陳平安作為隱官大人,當然可以憑借十二人的此后行事,一點一滴,來判斷眾人性情優劣,但是如此一來,就太慢了,隱官一脈的諸多策略一慢,戰場變陣就要跟著慢。可只要有此舉措,無論十二人給出怎樣的答案,都是一種作證,錙銖必較的陳平安自然有自己的更多判斷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人人給出了答案,陳平安不動聲色,并未直接記錄在己本上,而是寫在了一張紙上,夾在己本之中。

    郁狷夫走來這邊,沉默片刻,開口問道:“我能不能幫忙?”

    無人轉頭望向那位中土神洲的豪閥女子,哪怕是林君璧至多也只敢稍稍分心,去關注這場可大可小的問答。

    陳平安搖頭道: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郁狷夫也不拖泥帶水,去了遠處墻頭僻靜處坐著,形單影只,獨自飲酒。

    陳平安望向米裕,“米裕劍仙,勞煩你將這方圓三里,圈畫出一座劍陣,作為禁地,再去抽調出一撥年輕劍修,境界低沒關系,下五境都沒事,三五人即可,只是負責通知所有過路劍修此處的新規矩。所有閑雜人等,不得靠近,劍仙概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陳平安笑道:“米裕劍仙,我們這里就數你境界最高,這個惡人,就只能你來當了。一旦有了沖突,你只管出劍便是,打不過,我親自去與劍仙們講道理。”

    米裕心里稍稍好受一點,領命起身去做此事。

    隱官一脈的規矩,不管以前是松散隨意,還是嚴謹縝密,到了陳平安手上,只會更加不近人情。相信劍氣長城很快就都會知道這一點。

    陳平安合攏折扇,輕輕放在桌上,并且摘下了那塊“隱官”玉牌,放在折扇一旁,然后他開始撰寫由他親自負責的甲本正副兩冊,一連串名字,早就胸有成竹,故而落筆極快。

    以天干命名,加上甲本乙本的各自副冊。

    剛好十二本。

    如今隱官一脈,也剛好是總計十二人。

    陳平安希望大戰落幕之后,所有人都可以各自帶走一本。

    如果都還活著的話。

    突然玄參沉聲道:“大劍仙岳青,目前出劍氣力極大,只是影響了到劍陣整體,附近兩位劍仙,只能被迫跟隨,雖然小范圍內劍仙配合,效果明顯,但是周邊數位地仙劍修與其余中五境劍修,出劍會慢上許多,使得中五境劍修的本命飛劍,折損較多。”

    很快就有其余兩位劍修紛紛點頭,分別說了一句“屬實。”“確實如此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瞥了眼畫卷,繼續埋頭書寫甲乙本,淡然道:“飛劍傳訊岳青。”

    王忻水趕緊心意微動,駕馭一把傳訊飛劍,簡明扼要解釋了其中緣由,瞥了眼人手一本的劍仙布防圖,飛劍轉瞬即逝,去往大劍仙岳青那邊,年輕劍修額頭滲出汗水,終究是會提心吊膽。王忻水不過是龍門境,雖然是劍氣長城大年份里邊的天才劍修之一,但是直接命令一位巔峰十人候補之列的大劍仙,好似教對方應該如何出劍,心情豈會輕松?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陳平安一邊抬起頭卻繼續落筆,一邊斜眼盯住那幅畫卷,驀然厲色道:“王忻水,再次飛劍傳訊岳青,別說道理,直接告訴岳青再不變劍,就讓他滾出城頭,離開城頭之前,記得先去跟老大劍仙訴苦!”

    王忻水戰戰兢兢第二次飛劍傳訊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陳平安好像想起一事,罵了一句娘,直接以自己那把飛劍,傳訊老大劍仙。

    再讓郭竹酒飛劍傳訊玉璞境劍仙吳承霈,詢問他煉劍“甘霖”進展如何,然后對所有人說道:“這些事情,是你們的分內事,我不想提醒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不但大劍仙岳青那邊收劍些許,這處禁地還來了一位誰都沒有想到的客人。

    應該是陳平安那把飛劍,讓老大劍仙親自下令,請來了一位防止類似事情的發生的大人物,不然飛劍傳訊竟然需要兩次才能夠達成目的。

    老聾兒。

    米裕自然不敢攔阻,就要領著這位巔峰十人之列的遠古存在,去往隱官大人那邊談事情。

    結果就發現陳平安已經盯住自己與老聾兒的腳下。

    米裕悚然。

    陳平安視線上移,對那個老聾兒說道:“換個,我信不過你。”

    老聾兒停了腳步,撓撓頭,竟是半點不惱,就那么立即轉身離去,瞬間沒了身影。

    很快就換成了另外一人,正是那位女子大劍仙,陸芝。

    陳平安說道:“陸芝,小心提防我們這一處劍修,被大妖偷襲。死了任何一個,我都會拿你是問!”

    陸芝點頭,去往北方城頭那邊坐鎮戰場,言語直白:“不會給隱官大人任何問責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林君璧瞥了眼甚至都不愿意附和陸芝半句的陳平安。

    很是心神往之。

    陳平安放下筆,站起身繞過案幾,蹲在畫卷上,“我更不放心你們,先盯著你們半個時辰,所以我只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機會,如果你們誰做不到我心中的預期,你們依舊是隱官一脈的劍修,但是必須將手頭上那些需要動腦子的職責,轉交給別人,別人做不到,那就我親自來。我就不信了,可以算是天底下最聰明的一小撮人,竟然會比不上一個下五境練氣士!別到了最后,隱官一脈除了陳平安,人人是閑人,我相信這種事情傳出去,不會好聽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劍修都愈發心弦緊繃起來,簡直比置身于戰場更加如臨大敵。

    米裕心情復雜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人,真是可怕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陳平安將十一人,一一點評過去,站起身,以合攏折扇敲打手心,笑道:“很好,諸位打臉的本事極好,原來我才是那個閑人。尤其是龐元濟與林君璧,郭竹酒,在這半個時辰內,近乎沒有瑕疵,害我只能吹毛求疵了。其余人等,也都在我預期之上,再接再厲。反正如某人所說,我這人臉皮極厚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陳平安說完,顧見龍一邊盯著戰局,一邊火急火燎道:“隱官大人,能否容我說句公道話?!”

    陳平安微笑道:“滾。”

    顧見龍感慨道:“隱官大人,真是大氣!”

    陳平安擺了擺手,說道:“在接下來一刻鐘之內,找出二十位地仙妖族修士,我們在不妨礙大局走勢的前提下,為劍仙前輩們送些唾手可得的戰功,敵我雙方的具體人選,你們一起謀劃謀劃,給出一份名單,確定無誤后,就飛劍傳訊我方劍仙。在這期間,還有一事,你們誰會那類似拓碑術法,負責將己本之外,我手邊匯總的這十一本冊子,隨時復刻出來,爭取每人書案之上,人手一冊。此事不急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曹袞笑道:“我會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便去自己書案那邊的十一本書,搬到了曹袞桌上,然后蹲在那邊,順便以心語心聲,與曹袞說一些自己的心得,曹袞聚精會神,時不時點頭,或是詢問一二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過后。

    那位與仰止一起坐在欄桿上的大妖黃鸞,笑道:“真想罵人啊。”

    仰止心中更是震怒萬分,她那兩撥位于法寶洪流兩翼的藩屬攻城大軍,往往是一陣劍光繞道,就會折損數位地仙修士,三番兩次之后,損失極大,這并不是最可恨的地方,真正讓她焦躁且心痛的地方,在于劍氣長城那些劍仙的出手,只是維持劍陣的間隙,一次次的“隨手為之”!

    而那些劍仙的出劍之精準,狠辣,簡直就像是蠻荒天下這邊有人通風報信了。

    暫時依舊有罪在身的這頭巔峰大妖,仰止原本已經可以去蠻荒天下截殺作亂劍仙,此時竟是再也坐不住,更沒臉就這樣離開戰場,站起身,眺望城頭那邊,怒不可遏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又開始釣魚了,仰止,只是你咬餌,可未必能夠成事,不如你我聯手?”

    黃鸞伸手指向城頭某處,是那陸芝所站之處,這位女子大劍仙身邊,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位手持折扇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仰止望向陸芝那邊。

    若是她一人意氣用事,擅自攻伐城頭,有去無回,都有可能,可若是加上黃鸞,兩人合力,應該無憂。哪怕占不到大的便宜,也絕對不不至于被劍氣長城那邊阻斷退路。

    所以當她正要答應下來的時候,城頭那邊,陸芝身邊的年輕人,好像剛好望向他們這邊。

    年輕人高高舉起手,笑容燦爛,伸出一根中指。不但如此,他還嘴唇微動,似乎說了三個字。

    干你娘。

    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 极速飞艇 2288体育足球比分 篮球比分直播 188足球比分预测 山东十一选五 26选5 宁夏十一选五 35选7 雪缘园.com 湖北快3 澳洲幸运5 体彩20选5 幸运飞艇 分分彩 快乐时时彩 山东群英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