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頂點中文 >玄幻魔法 >劍來 > 第五百四十三章 眼中萬少年
我的書架 | 加入書架 | 舉報章節錯誤 | 返回書頁

劍來- 第五百四十三章 眼中萬少年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書名:劍來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后山多奇花異草,卻無鳥雀蟲蟻。

    而且陳平安發現一件小事,先前進入這座仙家府邸,見到仙鶴繞山盤旋,等到四人登山之后,仙鶴早已不知所蹤,不管陳平安在山腳仰視,在山巔道觀俯瞰山河,還是后來尾隨黃師、孫道人尋寶,一直到后山此處,陳平安始終沒能再看到一眼仙鶴蹤影。

    如果此地真有世外高人坐鎮,并且假設是一個最壞的結果,此地主人,對所有訪客居心叵測。

    那么對方絕對是一位算計人心的高手。

    凡夫俗子,山野樵夫,興許進了此山,瞥了眼仙鶴也就作罷,更多是被后續那些白玉拱橋、牌樓匾額所震撼,視為人間仙境,再加上各處的白骨尸骸,自然而然將此處視為無主之地。

    可對于修道之人而言,那些不經意間的眼見為實,尤其是第一眼,會更加影響心性,悄無聲息,而且渾然不覺。

    往后種種,只要是一位練氣士,無論境界高低,都會反復推敲。

    陳平安第一眼見到了青山綠水與雪白仙鶴,也不例外,油然而生的第一個念頭,便是好一座仙家府邸,好一個山靈水秀。

    此后一路所見,無非是在仙家府邸之外,加上一個遺址后綴。

    仙家猶然是仙家,福緣自然還是福緣。

    遍地線索,極其繁復,好像處處都是玄機,見多了,便會讓人覺得一團亂麻,懶得多想。

    陳平安同樣沒有太多頭緒,但是那縷劍氣的突兀下墜如升空,一旦先前仙鶴是某種心機精巧的障眼法,再加上期間孫道人腰間那串無緣無故炸裂的鈴鐺,那就勉強可以扯出一條線,或者說是一種最糟糕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這種先看一線兩端最好與最壞的細微心性,正是陳平安當初能夠在京觀城高承眼皮子底下,活著走出骸骨灘鬼蜮谷的關鍵。

    世事復雜,見與不見,想與不想,便是學問,便是心性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當然也有誤打誤撞的,無非是懵懵懂懂而死,或是迷迷糊糊得了機緣的。

    三人繼續游歷后山,相較于前山的打生打死,最少看上去,實在是要悠哉悠哉許多。

    至于那個狄元封的死活,陳平安沒有半點負擔。不是爹不是娘更不是祖宗的,若是個心存善念之人,陳平安興許還會管上一管,做筆公道買賣之類的。

    此刻道路一旁,有一棵綠竹,頗為矚目,落在三人眼中,孤苦伶仃,竹影婆娑。

    竹竿粗如碗口,片片竹葉青翠欲滴,而且不是什么修辭說法,而是名副其實的青翠欲滴,許多竹葉葉尖,凝聚有水滴,風吹而過,搖搖欲墜,在三人養望凝視此竹的時候,剛好有一滴碧綠水珠墜落泥地,瞬間消散,陳平安凝神望去,大有講究,雖然不是碧綠琉璃瓦和道觀青磚那般孕育出水運精華,卻也到了靈氣凝聚成水的夸張地步。

    孫道人路過的時候,以手指輕輕敲擊,貼耳聆聽,咦了一聲,說道:“有門道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在兩人凝視這棵綠竹的時候,轉身摘下包裹,先從咫尺物當中取出養劍葫,握在手中,重新挎好包裹,然后笑道:“勞煩孫道長搖一搖竹子,我好接一些竹葉葉尖水。”

    孫道人終究是位貨真價實的觀海境修士,大致看得出深淺,搖頭笑道:“陳道友,勸你別多此一舉了,這些靈氣孕育而生的竹葉水珠,尋常器物是關不住這份濃郁靈氣的,莫說是直接拿酒壺裝水,任你摘了一握竹葉連水滴,小心儲藏起來,只要離了這棵古怪竹子,同樣留不住。”

    高瘦道人嘴上如此說,也沒耽誤他摘下法袍包裹,取出一只繪有青松隱士圖的青瓷小瓶。

    黃師嫌棄兩人磨蹭,一腳踹在竹竿之上,頓時水滴如小雨降落,孫道人哈哈大笑,身形一晃,腳踩罡步,以梅青色瓷瓶裝水。

    陳平安也不例外,不愿有任何一顆水滴墜地消散,在不與孫道人爭搶的前提下,將許多即將落入泥地的水滴,使用一門“水法”,匯聚成線,緩緩收入養劍葫當中。

    黃師瞥了眼黑袍老者的手法,沒看出任何值得懷疑的破綻,便不再計較。

    陳平安既然拿出了養劍葫,便不再收起,懸掛在腰間,天地靈氣凝聚而成的水滴聚攏起來,不過尋常七八兩酒水的分量,卻是十數斤的陰沉重量。

    三人繼續趕路。

    陳平安回望一眼綠竹。

    難道與魏檗在棋墩山精心栽植的那片竹林一樣,若是真要認祖歸宗的話,都來自竹海洞天的青神山?

    不然根據當年那本購自倒懸山的神仙書記載,浩然天下的諸多仙家竹子,數十異種,在凝聚水運一事上,好像都不如此竹神通廣大。

    只可惜與那棋盤石桌一樣,扛不走,搬不走。

    孫道人覺得還不盡興,伸手一抓,微笑道:“竹空通神明,輕身且補氣,貧道早年修行,遍覽書籍,就曾見有古書記載,竹葉煮茶,最是解渴清心,大暑時節只需用竹葉一握,加上山上蓮子數顆,一二杯茶水下肚,便要教人飄然似神仙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瞥了眼孫道人,又看了眼紋絲不動不給半點面子的修長綠竹。

    既然都這樣了,那么有些馬屁話,他還真開不了口。

    孫道人收回手,神色淡然道:“算了,這樁機緣留予后來人。”

    黃師落井下石道:“這些竹葉,若是被修行水法的下五境修士,煉化為本命物,說不得就是至寶。寶物就在眼前,小心天予不取反受其咎,孫道長當真不采摘幾把?便是不用來煮茶,贈給嬰兒山雷神宅的晚輩,也算此次返回師門的不俗禮物。”

    孫道人云淡風輕道:“修道一事,涉及根本,豈可胡亂贈送機緣,我又不是那些晚輩的傳道人,禮物太重,反而不美。罷了罷了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小聲贊嘆道:“孫道長妙語如珠,發人深省。”

    孫道人將那青瓷小瓶小心翼翼裝入袖中,緩緩而行,撫須而笑,高深莫測。

    黃師有些受不了這個五陵國散修道人,從頭到尾,得知孫道人是雷神宅靖明真人的弟子之后,在孫道人這邊就殷勤不停。

    黃師突然以金身境的身法,再以五境一拳的勁道,稍稍手下留情,掂量了一下對方這位練氣士的體魄后,毫無征兆地一拳砸向身旁黑袍老者,砰然一聲,后者倒飛出去,一路翻滾,掙扎起身,似乎被打蒙了,坐在地上,突然喉嚨微動,轉頭吐出一口淤血,好像這會兒才回過神,站起身,雙手藏在袖中,顯然已經捻符在指尖,氣機漣漪縈繞袖口,破口大罵道:“姓黃的,你找死不成?!”

    黃師心中大定,果然是個廢物。

    孫道人更是被嚇得趕緊掠出數丈外,亦是一手捻住一張剛剛與陳道友買來的攻伐符箓。

    三人呈現出掎角之勢。

    黃師看也不看那個黑袍老者,只是轉頭對孫道人笑道:“孫道長,人心鬼蜮,不得不防啊,咱們與秦公子,好歹是知根知底的盟友,唯獨此人,半路偶遇,若是個頂會裝蒜的禍害野修,咱們豈不是著了道,到最后身上所有寶物機緣,搭上一條性命,為他人作嫁衣裳,我看孫道長也不愿意吧?”

    孫道人以心湖漣漪言語陳平安,“陳道友,怎么講,要不要廝殺一場?這黃師可不是善茬,若真是撕破了臉皮,咱哥倆是一根線上的螞蚱,誰都別藏私了。”

    相較而言,孫道人當然是更信得過黑袍老者,一路處下來,與善惡有些關系,關系卻也不大,更多還是覺得這位陳道友,道行薄弱,威脅不大。當然如果黑袍老者的言行舉止,處處精明市儈抖機靈,是個見風使舵的貨色,孫道人也不愿意與之精誠合作,賭了性命,一起與黃師對峙。

    如此與陳平安心聲言語,孫道人嘴上卻是說著搗漿糊的言語,“陳道友,黃老弟此舉,是過分了些,但是如今形勢變化莫測,我們自家人先內訌,才是真正的為他人作嫁衣裳,不如你們倆都賣貧道一個面子,陳道友稍安勿躁,貧道再讓黃老弟賠罪個,就當做此事翻篇了,如何?”

    陳平安氣急敗壞道:“不如何!挨了這么一拳,受了這么一遭無妄之災,我元氣大傷,道個歉就完事的話,不如讓黃師吃我一道雷符,就當扯平!”

    黃師扯了扯嘴角,打開包裹一角,抓出一件器物,輕輕拋向那個黑袍老者,笑道:“賠罪不夠,那就加上一份賠禮。”

    只見那黑袍老者眼睛一亮,稍作猶豫,依舊一手藏袖偷偷捻符,一手則已經抬手出袖,試圖伸臂去接住那件古色古香的銅鏡。

    孫道人神色大變,趕緊以心聲提醒道:“別接!”

    只是晚了。

    黃師一步踏地,以六境巔峰的武道修為,瞬間來到那黑袍老者身前,一拳遞出。

    那黑袍老者瞠目結舌,呆若木雞,竟是杵在原地,整個人僵硬不動,不但沒能接住那把賠禮的銅鏡,反而還要連累自己吃那一拳。

    只是黃師卻驟然停拳,只有一陣拳罡拂過那可憐蟲的面容,鬢角發絲向后掠去。

    黃師竟是收了拳,顛了顛沉重行囊,轉身就走,走出數步之后,扭頭笑道:“陳老哥,這把銅鏡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孫道人心中哀嘆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找了這么個不長心眼的癡呆盟友。

    苦也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路,不好走啊。

    孫道人只見那位陳道友朝自己歉意一笑,蹲下身去,撿起墜地的那把銅鏡,裝入一件還算干癟的青布包裹當中。

    哪怕這家伙已經竭力隱藏自己的膽怯心慌,可雙手一直在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孫道人看得直頭疼,搖搖頭,轉身跟上黃師,興許是對這個家伙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爭,心聲言語中頗有憤懣,“陳道友!接下來記得自己的位置,別太靠近黃師這家伙,最好讓自己與黃師隔著一個貧道,不然被黃師一旦近身,你便是有再多的符箓都是擺設,怎的連練氣士不可讓純粹武夫近身,這點粗淺道理都不懂?!”

    “孫道長,道理我懂,可是真與黃師干架,就腦子空白,手腳不聽使喚了,實在是腳步身手跟不上這些個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那人得了一把銅鏡后,快步跟上孫道人,放慢了腳步,不與孫道人并肩而行,干脆就在孫道人身后,亦步亦趨,孫道人嘆了口氣,不再多說什么,好歹是個吃一塹長一智的,不至于無藥可救。

    陳平安走到最后,輕輕擦拭嘴角血跡。

    尋常武夫走江湖,運氣不好,是經常被人打得滿臉血。

    陳平安倒好,還得自己來。

    不過一想到那把很有年月的青銅古鏡,陳平安便沒什么怨氣了。

    篆文極小,正面為“辟兵莫當”,背面為“御兇除央”。

    辟邪鏡無疑了,而且是一件仿古鏡,因為在陳平安先前仔細端詳之下,發現了極其細微的“宮家營造”二字,但是這反而是最值錢的。

    因為敢在銅鏡法器之上,悄悄以姓氏加“造”字,就是品秩的保證。

    那部神仙書,關于此事,是有過相關文獻記載的,其中以海獸葡萄紋古鏡之上的“李鋪造”、光明鏡或是神仙夜游鏡上的“納蘭三山造”兩家仿古鏡,最為價值連城。至于仿上加仿的那些后世銅鏡,則就往往是坑騙半吊子練氣士的物件了,哪怕十分精巧無瑕,依舊是個大坑,若是有人自以為撿漏得寶,轉手賣出高價還好,若是興沖沖煉化為本命物,估計能讓修士悔恨不迭,吐血不已。

    方才陳平安差點沒忍住,想要讓孫道人先摸上一摸,美其名曰幫忙掌掌眼,自己再正兒八經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這位孫道長的手,與隋景澄有的一拼,開過光吧?

    不談此次收獲,那對極有可能是龍王簍竹鞭小籠,只說懸掛高瘦道人腰間的那串寶塔鈴,顯然就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不然在山巔道觀之外,那串寶塔鈴絕不會主動破碎示警。

    后山這邊,建筑遠遠少于鱗次櫛比的前山,稱得上巍峨壯觀的,更是屈指可數,只有三座。

    三人一路下山,放眼望去,稀稀疏疏。

    倒也省去不少麻煩。

    按照老規矩,黃師尋寶一處,近在眼前的一座宮觀建筑群,孫道人去往另外一處,有樓獨高,陳平安則分到了最為臨近山腳的一座殿閣。

    陳平安與孫道人分開后,走得不急,好似游山玩水的閑庭信步,摘下養劍葫,喝了一口竹葉靈水,委實是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就是味道寡淡了點,沒有酒水滋味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這份靈氣濃郁的綠竹葉尖滴水,金貴稀罕,價格遠勝仙家酒釀,頓時覺得滋味極美,余味無窮。

    這一口下去,喝得可不是什么茶水,而是大把的神仙錢,豈能不美味?

    回頭望去,不見黃師與孫道人蹤跡,陳平安便別好養劍葫,身形一弓腰,驟然前奔,瞬間掠過高墻,飄然落地。

    仿佛與天地契合,方能如此無聲無息,不起多余漣漪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前山山腳,白玉拱橋那邊,混戰不已。

    用北俱蘆洲的風俗言語說,那就是打出了腦漿子當酒水喝,才是真豪杰。

    狹路相逢的這場奪橋戰事,十分慘烈。

    就連那位山上尋寶的芙蕖國皇家供奉,都聽到了動靜,不得不舍了那些唾手可得的機緣寶物,趕緊趕赴戰場。

    不過這位芙蕖國供奉多了個心眼,揀選出一部分覺得值錢的寶物,藏在了一處閣樓房梁上,其余更多物件隨便包裹一起,稍稍挪步,放到了別處屋舍角落,到時候與白璧和小侯爺一起返回,便不會露出絲毫馬腳。至于最終如何將私藏寶物帶出此地,走一步看一步便是。

    高陵已經取出兵家甲丸,一副神人承露甲披掛在身,與侯府家族供奉聯手,盡量護住詹晴的安危。

    而詹晴這位師承元嬰大修士的洞府境練氣士,亦是裝作驚慌失措,北亭國頭號紈绔的這道障眼法,加上先前那些跋扈言語,很管用,幾乎無人相信這位北亭國權貴子弟,會是一位實打實的中五境修士,并且擁有兩件威力巨大的攻伐法寶。

    原本一邊倒的戰局形勢,在那位芙蕖國供奉加入之后,便稍稍扳回了一些劣勢。

    詹晴對那位頭戴冪籬、身穿云上城法袍的女子修士,最為記恨,正是此人率先過橋,壞了他坐地發財的謀劃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這位藏頭藏尾的女修在隨后的廝殺當中,極有分寸,既不與金身境武夫捉對廝殺,卻也不會坐山觀虎斗,任由各路修士、武夫送死,每次高陵能夠出拳殺人之時,女修便要從中作梗,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她便以兩件防御重寶從高陵和家族供奉武夫收下,救下了七八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那女修兩件防御本命物,一件是一枚寶光流轉的青色玉鐲,飛旋不定,一件明黃地彩云金繡五龍坐褥,哪怕是高陵一拳擊中,不過是凹陷下去,獵獵作響,拳罡無法將其破碎打爛,不過一拳過后,五條金龍的光澤往往就要黯淡幾分,只是玉鐲與坐褥輪番上陣,坐褥掠回她關鍵氣府當中,被靈氣浸透之后,金色光澤便很快就能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而四十余人的圍攻,人人攻伐之寶齊出,聲勢浩大,如果不是修士配合生疏,一些個四境五境的純粹武夫,也不敢太過近身搏殺,多是以弓弩遠攻,或是遞出拳罡襲擾橋對岸,相互之間,無法銜接縝密,高陵等人恐怕更難應付。但是山澤野修一旦選擇出手搏命,別說是見血不多的詹晴,便是武將出身的高陵,與那位在侯府養尊處優慣了的家族供奉,都要感到心悸。

    侯府家族供奉便被人以秘寶偷襲,洞穿了腹部,血流不止,只是憑借武夫金身體魄,強撐一口氣,反觀高陵,精于戰陣廝殺,對于槍戟成林的大軍圍困,都不陌生,故而還算有驚無險。至于那位芙蕖國皇家供奉,更是凄慘,被一通攻伐靈器當頭砸下,若非高陵幫著以拳罡打散大半,此人又被詹晴祭出手中那件折扇秘寶,在身前憑空出現了一道雪夜棧道行騎圖的仙家屏風,不然這位芙蕖國老神仙就要命喪當場了。

    只是高陵在內這兩位金身境武夫,不是吃素的,哪怕有彩雀府武峮幫著抵御拳罡,依舊被兩人擊斃了七八人之多,死相凄慘,無一例外,好似刑場上的五馬分尸。

    所以水龍宗金丹地仙白璧的火速趕來,不是錦上添花,而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只是白璧剛剛祭出一攻一防兩件本命法寶,便有彩雀府年輕府主孫清御風而起,主動選擇與這位大宗子弟捉對廝殺。

    白璧身形四周,是一套十八顆水龍宗祖師堂賜下的壓勝花錢,白璧本身就是天生適宜修行水法的天才修士,而那些花錢篆文,都大有深意,蘊藉一絲殘余國運,曾是濟瀆流經某個古老王朝的鑄錢開爐之物,然后流散四方,既有古老道觀梁上擱放,也有古墓陪葬,或是被后世皇家庫藏,被水龍宗收集成兩套,湊足了十套便賞賜給了白璧。

    其實這套在水龍宗祖師堂都算好物件的壓勝錢,攻防兼備。

    但是白璧依然祭出了一件山上重器,是北俱蘆洲歷史上某位斫琴圣手的得意之作,古琴名為“散雪”。

    在兩位金丹修士出手之后,戰況便愈發激烈。

    又有那個挨千刀的沙啞嗓音,高聲提醒眾人,“我們先殺小侯爺!”

    詹晴驚怒萬分,這個家伙,才是真正難纏。

    幾次開口言語,都有四兩撥千斤的效果。

    只是對方明顯使用了一門山上秘法,加上廝殺驚險,亂成了一鍋粥,讓詹晴這伙人無法清晰辨認出此人所在。

    武將高陵與兩位供奉,都不會也不敢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術法和器物砸死,可一旦照顧他太多,難免顧此失彼,一旦出現紕漏,牽一發而動全身,很容易會害得白璧都要分心,詹晴敢斷言,只要自己這邊戰死一位金身境武夫,或是有人身受重創,暫時喪失戰力,不得不退出戰場返回山上,這撥殺紅了眼的野修和武夫,絕對會更加搏命。

    詹晴其實一開始就以心聲提醒高陵與兩位供奉,每次合力殺人,可以的話,最好挑選一二,一鼓作氣將某個三四人聚攏抱團的小山頭打殺干凈,既有震懾效果,又能防止對方為了朋友好友報仇,變成亡命之徒,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詹晴諸多盤算,結果可能是此次出門沒翻黃歷的緣故,可謂諸事不順,廝殺到后來,高陵與兩位供奉都已經無法如此謹慎行事,自己這邊認準目標殺人,對方人多勢眾,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亂七八糟的攻伐寶物,層出不窮的陰險術法,先一股腦砸過來再說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詹晴才開始后悔,自己萬萬不該如此自負。

    將攫取本地所有機緣,視為探囊取物的一樁輕松事。

    應該循序漸進,各個擊破,而不是覺得自己這伙人,合力斬殺一位元嬰都不難,何必介意一伙烏合之眾的螻蟻野修?

    結果便是等到詹晴大搖大擺阻攔所有人的去路,學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演義路數,然后這會兒就開始嚼黃連了。

    其實不是說詹晴先前的算計就差了,只是修行路上,一個萬一,真要來了,事到臨頭,那就是萬事皆休的一萬。

    白璧突然發現自己堂堂水龍宗嫡傳金丹,竟是不敵眼前這位遮掩面目的年輕女修。

    白璧以心聲怒道:“彩雀府孫清!你敢殺我?就不怕與我水龍宗結仇,一座桃花渡彩雀府,經得起我家上五境老祖幾巴掌拍下?”

    之所以白璧沒有直接高聲宣揚。

    到底是譜牒仙師出身,相較于孑然一身的山澤野修,顧忌更多,權衡更多。

    孫清駕馭那件攻伐法寶,將那些古琴散雪琴弦震動生發而出的“雪花”,紛紛攪爛,然后微笑答復道:“你在說什么?我怎么聽不懂呢。”

    白璧惱火萬分,“孫清!你當真要與我不死不休?”

    有那十八顆壓勝花錢守護四周,白璧應對得還不算狼狽,何況這套結陣法寶,攻守兼備,顯而易見,白璧還沒有傾盡全力,更何況,宗字頭的祖師堂譜牒仙師,誰還沒有一兩門用來玉石俱焚或是逃遁千里的壓軸術法。所以白璧的羞憤,更多還是與詹晴差不多的心境,失去了一家獨吞利益的大好格局,又沒了大宗金丹修士的顏面,不過比起腳下橋頭已經身陷險境的詹晴,白璧當下處境要好上許多。

    孫清依舊不認賬,笑嘻嘻道:“咱們這些無牽無掛的山澤野修,講究的是一個人死卵朝天,不死萬萬年。”

    一個女修說這話,實在是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白璧深呼吸一口氣,頓時心境寧靜如止水,再無半點雜念,甚至都可以完全不去在意詹晴那邊的狀況。

    既然譜牒仙師的規矩道理,聊不通,雙方都是金丹同輩人,那就只能在修為廝殺上見真章了。

    孫清雖然神色自若,遠遠比白璧這位躋身金丹沒幾天的水龍宗嫡傳,更加閑適淡然,可事實上,這位彩雀府歷史上最年輕的金丹府主,沒有半點松懈,面對一位師門底蘊深厚的宗字頭仙家年輕天才,孫清在等待一個機會,一個一擊斃命的時機,若是不成,才是雙方坐下來以譜牒仙師談事情的時候。

    若是對方道高一尺,打死她孫清。

    孫清也覺得沒什么。

    我能殺人,人可殺我。

    所以那個好似教書先生的劍修,當年一起游歷的時候,才會說了那句,天底下就沒誰是不可以死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當年那位北俱蘆洲的陸地蛟龍,其實還說了后半句:但是天底下所有人都是可以講道理的。

    這后半句,孫清一直不太聽得進去,覺得無甚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喜歡他,才不與他爭。

    當然了,真要用心與劉景龍爭論道理,肯定是自討苦吃。

    吵不過他的。

    當年劉景龍才是金丹劍修,便硬生生靠著嘴皮子講道理,說服了一位打算大開殺戒的玉璞境老怪,不但如此,還與那老怪物成了亦敵亦友的關系,老怪物反過來為他們一行人護道一程,算是將他們所有人禮送出境。上次孫清與劉景龍“偶遇”,客套寒暄之后,有些沒話聊,她便隨口問及此事,劉景龍說先前南下,就與那位老前輩見過面,相談甚歡,只是要他劉景龍北歸之后,就安心返回太徽劍宗閉關破境,不用再跑一趟山頭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陳平安尋訪之地,地上尸骨不多,心中默默告罪一聲,然后蹲在地上,輕輕掂量手骨一番,依舊與世俗骸骨無異,并無骸骨灘那些被陰氣浸染、尸骸呈現出瑩白色的異象。在前山那邊,亦是如此。這意味著本地修士,生前幾乎沒有真正的得道之人,最少也未曾成為地仙,還有一樁古怪,在那座石桌刻畫棋盤的涼亭,對弈雙方,分明身上法袍品秩極好,被黃師剝離之后,陳平安卻發現那兩具尸骸,依舊沒有金枝玉葉的金丹之質。

    陳平安所到之處,曲徑通幽,依舊靈氣盎然,沒有半點讓人不適之感。

    于是陳平安又浪費了一張陽氣挑燈符。

    陳平安收獲寥寥,只有幾件龜裂厲害的山上器物,果然應該與孫道長一起游歷才對。

    來到一座干涸見底的池塘,枯葉殘敗。

    看樣子,若是水滿,應該是一處泉涌之地。

    陳平安一直在思量洞室入口處的那些字跡,留字之人,必然是出入過一趟這座仙家遺址的人物。

    要么是隱世高人為后人留下開門線索,要么就只能是害怕魚兒太蠢,連魚餌都咬不住,無法上鉤。

    陳平安翻過欄桿,躍入池塘,那些枯葉入手即碎,并無玄妙。

    后山的水運靈氣,果然還是那棵青竹附近最為濃稠。

    落魄山缺一棵好竹子啊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像棋墩山當年被魏檗無比珍惜的那棵奮勇竹老祖宗,年復一年,開枝散葉,地底下竹鞭綿延,老子生兒子,兒子生孫子,便可以白白多出一座茂林修竹來。

    當然了,在陳平安眼中,落魄山什么都缺。

    陳平安稍稍撮土,在指尖依舊迅速化作碎屑,飄散四方。

    關于北俱蘆洲那條濟瀆,陳平安知道的不算少。

    只是天底下更多的大瀆內幕、祠廟香火興衰、歷史變遷,還是所知甚少。

    只聽魏檗提及過,流霞洲曾經有一條東西向的入海大瀆,蜿蜒三萬里,每逢山水相逢處,便會涌現出一撥撥圣賢、地仙。

    也有那扶搖洲的一條瀆水,被一條只以河字后綴的大水在某處決堤,奪大瀆入海口,從此殃及整條大瀆,短短三百年,一條大瀆便從此消失,這意味著那條大瀆的所有水神、河伯河婆,都會金身消散,而大瀆沿途神祇的敕封,禮儀規矩極其復雜,遠遠多于一個王朝君主敕封轄境內的山水神祇,據說需要向書。

    陳平安環顧四周,皆無動靜,便摘下養劍葫狠狠灌了一口,一鼓作氣,直接喝完養劍葫內所有靈水,然后心神沉浸,念頭小如芥子,巡游水府。

    只見那水府門大開,竟是關也不關了。

    陳平安腳邊有一條幽綠溪水,從百骸各處,一條條水線逐漸匯聚,變作這條溪澗,緩緩流入水府那座水塘。

    那撥忙忙碌碌的綠衣小童們,竟是看也不看一眼大駕光臨的某位最大功臣,一個個往來飛奔,興高采烈。

    這一幅畫面,看得陳平安有些心酸,攤上自己這么個當家做主的,小家伙估摸著是真窮怕了。

    陳平安又去山祠那邊看了看,其實水府當中,又有一條更加纖細的溪水,潺潺而流,去往山祠所在的關鍵竅穴,這股流水,由于水運精華都已截留在水府,便澄澈無色,再無那一縷縷幽綠色澤,這些濃稠似水的靈氣,到了山祠所在氣府之后,便開始滲入地面,如甘霖浸潤大地。

    陳平安一琢磨,便心神退出,不再在這座無寶可尋的府邸滯留,以一位陳道友該有的道行和腳步,一路飛奔,偷偷跑去了那棵極有可能是出自青神山的綠竹,手掌按住竹竿,輕輕一震,綠竹隨之輕輕搖晃起來,然后手持養劍葫,揮袖將那些剩下小半的竹葉凝聚水滴,全部收入養劍葫內。

    陳平安頗為自得。

    自己果然是撿漏的行家里手。

    然后陳平安別好養劍葫,開始爬上竹子,只是不曾想那些瞧著稚童都可以隨便掰斷的纖細竹枝,竟是輕易無法折下。

    陳平安望向遠處那座宮觀,黃師站在一處墻頭,已經打量這邊挺久了。

    “后知后覺”的陳平安便咧嘴一笑,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黃師一腳踏出,落回地面。

    真是一個想錢想瘋了、卻掙錢無門路的可憐蟲。

    沒了黃師的窺探,陳平安試了試彎曲竹枝,去摘下竹葉,以他當下該有的修為,也能勉強做到,便摘了一把又一把,塞入其中一只斜挎包裹當中,硬生生靠著竹葉,將那干癟異常的包裹給撐得鼓鼓囊囊。

    換了一處繼續打量遠處那抱竹之人的武夫黃師,看得佩服不已,這種人如果是那傳說中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,他黃師就自己把脖子往狄元封那把法刀上一抹。

    等到黃師真正離去,陳平安這才開始雙指并攏,閃電出手,砍斷高高低低各不同的竹枝,迅速收入咫尺物當中。

    方寸物和咫尺物當中,碧綠琉璃瓦和大塊青磚是真裝不下了,剛好用這些纖細竹枝來填滿那些縫隙。

    大功告成之后,咫尺物和方寸物,這下子是名副其實的滿滿當當了。

    陳平安抱著綠竹,就那么待著,久久沒有滑到地面。

    依稀想起了年少時分,與兩人一起爬樹捕蟬的光景。

    一個是習慣了護著他的最要好朋友,一個是他習慣了護著的半個親人。

    那會兒,好像日子過得貧苦,卻年年月月,月月年年,無憂也無慮。

    陳平安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收回思緒。

    很快遠處傳來一個調侃嗓音,“陳老哥?干嘛呢?”

    陳平安轉頭望去,哈哈笑道:“上邊涼快,好看風景。”

    正是化名秦巨源的狄元封,面色微白,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巨源,巨猿?

    天底下體型最龐大的猿猴,不正是搬山猿嗎?

    所以說這個名字就有點欠揍啊。

    狄元封不再多看這位腦子進水的黑袍老者,望向距離最近的那片宮觀建筑,問道:“孫道長與黃兄弟收成如何?”

    陳平安笑道:“咱仨都不錯。”

    狄元封忍不住瞥了眼抱竹的那個老家伙,交錯而挎的兩個包裹,瞧著不是瓦片就是磚頭,怎的,老人家你著急回家蓋房子娶媳婦啊?

    可惜陳平安猜不到此人心聲。

    不然還真要發自肺腑地豎起大拇指,由衷贊嘆一聲真神人也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老真人桓云已經滿載而歸,一件符箓方寸物,已經裝滿。

    云上城龍門境老供奉,也差不多心滿意足,背著一個大行囊,手中還拎著兩個包裹,遮掩不住的滿臉喜氣。

    兩位老人碰頭后,站在一處閣樓頂層,俯瞰山門戰局。

    老供奉笑道:“好一場狗咬狗。”

    桓云笑了笑,沒有說什么。

    修行路上,往往是一步慢,步步慢。

    沈震澤的兩位嫡傳弟子,若是沒有自己護道,率先進入此地,一旦晚于北亭國小侯爺那撥人過橋。

    就一樣只能在下邊涉險搏殺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桓云眼光獨到,一下子就看穿了彩雀府兩大修士的蛛絲馬跡,多半是仙子孫清,與掌律祖師武峮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御風空中、手持古琴的年輕女修,先賢所斫之古琴,加上出手氣象,顯而易見,是那把“散雪”琴。

    只不過此琴當年是水龍宗一位元嬰女修的本命物,曾經有過一場驚天動地的臨水廝殺,憑借古琴和地利,竟是將一位同境老元嬰打得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在如今那位水龍宗金丹女修手上,才發揮出古琴十之五六的獨門神通。

    老供奉輕聲問道:“接下來咱們是繞路去往那處藻井,悄悄離開?還是再去后山看一眼?”

    桓云笑道:“我們是護道人,讓那兩個孩子做決定吧。我們只需要隱匿身形,不主動去趟渾水,此行應該無憂。”

    桓云瞥了眼頭頂天幕,視線下移向遠處,是這座小天地的邊境線。

    白璧察覺到的異樣,這位老真人當然更早就已確認無誤。

    只不過入口藻井那邊,他偷偷埋藏有一道隱蔽符箓在地底下,只要符箓沒有出現差池,就意味著退路還在。

    而且此地雖然玄機重重,但是氣象似乎沒有半點污穢邪祟,一絲煞氣也無,這便讓老真人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一地山水,山水氣象,是最難作假偽裝的。

    任你是元嬰境的山澤大妖,打造出一座花團錦簇障眼法的仙家秘境,落在精于符箓一道的桓云眼中,還是可以找出線索,早早察覺。

    浩然天下的道門,其實早先派系眾多,是百花齊放的大好光景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許多聲勢浩大的旁支,都已經香火凋零,不成氣候,或者干脆就已經漸漸失傳。

    例如曾經最為鼎盛的中土道門劍仙一脈,那是真正的大氣象,那會兒的北俱蘆洲,哪怕劍修如云,劍仙林立,可依舊不敢說自己占據天下劍道氣運八分。而早年的山上四大難纏鬼,道教劍仙便占據一席之地,與劍修、賒刀人并稱于世,當時還沒有師刀房什么事情,道教劍仙一脈,從來不以劍修自居。

    桓云感慨道門變幻過后,看著山腳那些血肉橫飛的廝殺,又是唏噓不已。

    在老真人眼中,山門那邊拼了性命的爭奪機緣的,應該都是晚輩,孩子歲數。

    老真人沒來由想起一位詩家圣賢曾言,眼中萬少年,用意盡崎嶇。

    后世詩家讀至此句,便有箋注:崎嶇乃倜儻之反義,故而此語道破人情叵測,人心路徑之崎嶇,遠勝山深千里的險峻路途。

    桓云又想起先前自己的那一絲貪念和殺機,更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在那三教圣人眼中,誰不是他們眼中少年?

    桓云突然說道:“你去護著他們去后世尋覓機緣,老夫去山腳勸勸架,少死幾個是幾個。”

    老供奉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心思急轉,權衡過后,也明白了老真人良苦用心,便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除非自己云上城一行人速速離開,不然到時候山腳那邊的爛攤子,尤其是不小心死了那位水龍宗嫡傳的話,將來水龍宗上五境修士的雷霆之怒,就會從天而降,籠罩北亭國和芙蕖國。彩雀府,云上城,一個都跑不掉。興許今天誰得利更多,承受更巨。再者若是老真人能夠幫著陷入僵局的雙方順勢解圍,讓雙方坐下來商議出個過得去的方案,這便是桓云一人掙下的香火情,水龍宗,彩雀府,北亭國侯府,都會認。

    桓云遞出一張符箓,交給那位云上城老供奉,笑道:“一有麻煩,祭出符箓,我會立即趕到。”

    龍門境老供奉收起符箓,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桓云心情其實并不輕松,“這是去搗漿糊,當好好先生的,可別弄巧成拙,成了兩邊厭煩的攪屎棍啊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桓云出馬且出手之后。

    兩邊不幫,又兩邊都幫,符箓齊出,總之盡力阻擋兩幫人繼續廝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,說山上機緣眾多,若是還算信得過他桓云,大可以一起登山尋寶,何必在此廝殺,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原先亂戰形勢便如洶洶河水,驀然改道進入一座大湖,于是很快變得風平浪靜起來。

    尤其是桓云喊上了五人,一起秘密商議。

    其中有北亭國小侯爺詹晴,彩雀府孫清,水龍宗白璧,還有眾多山澤野修中最強勢的兩位領頭人物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便商議出了一個拱橋兩邊各退一步的章程,當然詹晴和白璧這邊退讓更多,道理很簡單,只要一路廝殺下去,他們這方能夠活到最后的,興許就只有被迫選擇遠遁的金丹白璧。當然另外那邊,也注定活不下幾個,最多十個,運氣不好,可能就只有一手之數。

    所以桓云的出現,對于雙方而言,都是個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不然誰都是騎虎難下的尷尬處境,只能是打爛對方的頭顱才能罷休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桓云的牽頭之下,關于雙方戰死之人的補償,又有粗略的約定。

    在桓云以心湖漣漪與白璧的秘密交談下,白璧甚至當場就拿出了一筆神仙錢,交予對方三人,讓他們自己談妥這筆撫恤銀子的配發。

    白璧和詹晴這邊五人,死了一位侯府家族供奉,高陵也受了重傷,身上那副甘露甲已經處于崩毀邊緣,另外那位芙蕖國皇家供奉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詹晴自己更是那把沒有煉制為本命物的秘寶折扇都找不到了,天曉得是墜入河中,還是被哪個黑心王八蛋給偷偷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位白衣小侯爺披頭散發,那件法袍已經破破爛爛,再無半點風流世家子的風度。

    但是家族損失了一位臺面上身為中流砥柱的七境武夫。

    詹晴非但沒有跟白璧半點叫屈喊冤,反而始終神色如常,一言不發,將議事大權全部交給白璧。

    這讓白璧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在此期間,孫清主動與廝殺當中處于劣勢的白璧心聲言語,“此地歸屬,我彩雀府愿意幫你熬到水龍宗長輩趕來,盡力不讓云上城通風報信給其它宗門。但是如果是云上城沈震澤帶著別家大修士率先趕來,就別怪我們彩雀府修士抽身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就這么一句話,就讓白璧對這位彩雀府府主,印象大為改觀。

    先前雙方廝殺本就各有留力,恐怕除了老真人桓云,外人都很難看出,故而她們當下訂立口頭盟約之后,白璧便有了自己未來與彩雀府建立一些私誼的念頭。

    桓云見雙方大致談妥,便如釋重負。

    和事佬,好當,但是想要當好,很難,不光是勸架之人的境界足夠這么簡單,關于人心火候的巧妙把握,才是關鍵。

    山頂道觀舊址,一位高大老者憑空浮現,瞥了眼那些堆積成山的道觀廢墟雜物,嘖嘖搖頭,緩緩走向臺階之巔,譏笑道:“孩兒們以為這就完事了?天底下有這么好拿的錢財嗎?人殺人最多,人心使然嘛。不然見你們稚童打鬧,樂趣何在?”

    他輕輕跺了一腳。

    走到臺階那邊的時候,俯瞰山腳那邊的停戰雙方,瞥了一眼過后,便被那縷劍氣瞬間攪爛那道縹緲身形。

    只是山腳那條幽綠河水,已經異象橫生,先是漣漪陣陣,然后開始如水沸騰。

    桓云是第一個察覺到異象的人物,雙袖飄搖,一張張符箓如流水嘩啦啦飛出。

    只是瞬間橋下河水便寂然不動,然后在白玉拱橋兩邊,分別走出一尊身高五丈的青衣神人,一尊神祇手持銀色長槍,一尊神靈手捧鐵锏,各自登岸,然后站定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白玉拱橋也云霧飄搖,最終凝聚出一位白衣神女,她金色眼眸,面無表情,手持一道好似道門寶誥的畫軸。

    她飄然升空,攤開那卷畫軸,嗓音如天籟,緩緩開口言語。

    便是見多識廣的老真人桓云,聽過了白衣神女的那番言語后,都覺得荒誕不已,可又不得不當真信服幾分。

    大致意思,是說此地乃是上古真人,證道飛升之地,曾經位列第三十六洞天,兼七十一福地。是一處清凈境地,他們這幫人冒冒失失私闖府邸,既是機緣,也是罪過。那位真人飛升之前,曾經留下一道法旨交予他們三位,答應后世修士,憑借得寶多寡,來定機緣大小,最終會留下五人,不但可以留下手中既得的所有天材地寶、仙家秘笈,為首一人,可以獲得飛升真人的嫡傳身份,其余暫時記名,另有一門直指仙人的道法相授。

    在接下來一旬光陰之內,最后只能存活五人,不然一切作廢,機緣全無不說,還要被降下天劫,當場劈死,身為嫡傳與記名弟子,若是無法為師尊滌蕩污穢,本就不配得到這樁道緣。

    那道攤開之后的畫卷,猛然間變得大如一掛瀑布水幕,從天上垂落到地。

    畫上繪有五人掛像。

    正是當下得寶最多、福緣最厚的五人。

    除了這幅水幕,山上某處,山后某處,只要是有人處,又有稍小水幕懸掛空中。

    而白衣神女的言語,嗓音不大,實則響徹天地,秘境之內,人人聽聞。

    身上攜帶云上城沈震澤方寸物白玉筆管的年輕男修,目瞪口呆,他就在榜上,而且名次還不低,排在第二。

    一旁那位女子修士,憂喜參半。

    墊底之人,是一位佩刀的年輕公子。

    狄元封。

    這位臉色微白的俊俏公子哥,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排在第四的,是一位站在宮觀石碑前,雙臂環胸、眼睛瞇起的邋遢漢子。

    第三之人,是一位背著好像道袍作包裹的高瘦道人。

    正是自稱雷神宅譜牒仙師的孫道人。

    這會兒高瘦道人已經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第一人。

    是位當下正抱著竹子離地懸空的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陳平安。

    眾人只見畫卷之上,那家伙依舊不愿落地,伸出一手使勁撓頭,然后對著那幅懸停在一旁空中的山水畫卷,一臉真誠道:“弄啥咧,搞錯了,真搞錯了。”

    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 26选5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踢球者比分即时指数 北京快乐8 河南快三 河北快三 青海11选5 广西十一选五 足球指数网免费 电竞比分1z 1雪缘园比分 四川金7乐 浙江11选5 安徽快三 球探网足球比分网手机 篮球比分直播1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