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
劍來- 第四百零六章 書上書外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書名:劍來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"

    陳平安在陪著茅小冬下山去京城文廟“碰運氣”之前,先安排好了書院里邊的人手,以免給人莫名其妙就鉆了空子,誘餌別人咬鉤不成,反而白白送給敵人一出調虎離山之計。

    先讓裴錢搬出了客舍,去住在有謝謝搭理的那棟宅院,與之作伴的,還有石柔,陳平安將那條金色縛妖索交給了她。

    林守一早前白天都會在崔東山名下的院子修行,加上“杜懋”入住,林守一與陳平安聊過后,便干脆大大方方住在了院子。

    陳平安再讓朱斂和于祿暗中照看李寶瓶和李槐。

    朱斂,于祿,一個見著了女子就會笑瞇瞇的佝僂老人,一個臉上總是帶著恬淡笑意的高大青年,誰能想象,竟是兩位金身境的純粹武夫。

    李寶瓶和裴錢晚上一起住崔東山的正屋,相信崔東山不會有意見,也不敢有。

    謝謝和林守一各自住在一間偏屋,石柔是陰物,可以擔任守夜一職,李槐則與林守一擠一間屋子。

    朱斂不用住在院子,晚上睡在原先的客舍即可。

    但是于祿必須與石柔搭檔,守半夜。

    陳平安不太相信石柔能夠應對一些突發狀況。

    反觀于祿,一直讓人放心。

    而茅小冬的書院那邊,巡夜的夫子先生當中,歷來就有文武之分,像對林守一青眼相加的那位大儒董靜,就是一位精通雷法的老金丹修士,還有一位不顯山不露水的,更是不為人知的元嬰地仙,與茅小冬一樣,來自大驪,正是那位看守書院大門的梁姓老人,關鍵時刻,此人可以代替茅小冬坐鎮書院。

    最后陳平安單獨將李寶瓶喊到一邊,交給她那兩件從李寶箴那邊拿到手的物件,一枚篆刻有“龍宮”的玉佩,一張品秩極高的日夜游神真身符。

    李寶瓶有些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陳平安沒有隱瞞,將自己與李寶箴在青鸞國遇上的事情經過,大致跟李寶瓶說了一遍,最后揉了揉李寶瓶的腦袋,輕聲道:“以后我不會主動找你二哥,還會盡量避開他,但是如果李寶箴不死心,或是覺得在獅子園那邊受到了奇恥大辱,將來再起沖突,我不會手下留情。當然,這些都與你無關。”

    李寶瓶有些情緒低落,只是眼神依舊明亮,“小師叔,你跟我二哥只管按照江湖規矩,恩怨分明……”

    李寶瓶說到這里,問道:“小師叔,那我可以給我大哥寫封信嗎,讓他勸勸二哥收手?”

    陳平安想了想,點頭道:“可行。”

    李寶瓶剛要說話,準備將玉佩和符?贈送給陳平安。

    小師叔此次下山之前,已經跟他們說了當下的處境。

    李寶瓶就想著讓小師叔多兩件東西傍身。

    陳平安已經笑道:“我在獅子園跟一位很厲害的法刀女冠,聯手擒拿了一頭極其罕見、相當于一只活的聚寶盆的妖物,收獲頗豐,那位女冠獨占了妖物,作為補償和報酬,她給了我六十二顆谷雨錢。所以我想跟你借那張日夜游神真身符,不是買,是借,有點類似當鋪,只是我們反一下,你將符?當給我,我給你這些谷雨錢。因為這張符?品秩極高,不是一次性消耗的那種,能夠反復使用,只要神仙錢支撐得起,那兩尊日夜游神就可以一直存在于世,甚至被打散靈氣金身后,只要畫符之人,有本事為那符膽畫龍點睛,依舊能夠敕令兩尊神?現身。說實話,六十二顆谷雨錢,是一筆很大的錢,但是購買這張價值連城的符?,仍是不太夠。所以我不是買符……”

    憋了很久,李寶瓶實在忍不住,一本正經道:“小師叔,你這么跟我見外,我很傷心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耐著性子解釋道:“我跟你,還有你大哥,都不見外,但是跟整個福祿街李氏,還是需要見外一下的。你在小師叔這間臨時當鋪當掉符?后,那筆谷雨錢,可以讓茅山主幫忙寄往龍泉郡,你爺爺如今是我們家鄉土生土長的元嬰神仙,各類法寶之類的,多半不缺,畢竟咱們驪珠洞天要說撿漏功夫,肯定是四大姓十大族最擅長,可是神仙錢,你爺爺如今一定是多多益善,雖說家中壓箱底的法寶,也可以賣了換錢,肯定不愁賣,只是對于練氣士而言,除非是與自身大道不符的靈器法寶,一般都不太愿意出手。”

    李寶瓶眉開眼笑,“原來小師叔還是為我著想啊,是我錯怪小師叔了,失禮失禮,罪過罪過。”

    李寶瓶開始有模有樣地向陳平安作揖賠禮。

    陳平安在李寶瓶站直后,伸出雙手,捏住她的臉頰,笑著打趣道:“趁著小寶瓶還沒長大,這會兒趕緊捏捏。”

    李寶瓶站著不動,一雙靈動眼眸笑得瞇成月牙兒。

    陳平安最后看著李寶瓶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去往書院山門那邊,茅小冬等候已久。

    兩人離開書院,走過大街,拐入那條白茅街,陳平安這才悄悄將那張符?交給茅小冬。

    茅小冬瞥了眼,收入袖中。

    高大老人以心湖漣漪問話陳平安,“這張符?不曾見過,材質也古怪,有說法?”

    陳平安則以純粹武夫的聚音成線,回答道:“是一本《丹書真跡》上的古老符?,名為日夜游神真身符,精髓在‘真身’二字上,書上說可以勾連神?本尊,不是一般道家符?派敕神之法靠著一點符膽靈光,請出的神靈法相,形似多余神似,這張符?是神似居多,據說蘊含著一份神性。”

    之后陳平安詳細解釋了這張符?的駕馭之術和注意事項。

    茅小冬越聽越驚訝,“這么寶貴的符?,哪里來的?”

    陳平安略過與李寶箴的私人恩怨不提,只說是有人托他送給李寶瓶的護身符。

    茅小冬笑問道:“你就這么交給我?”

    陳平安道:“在茅山主手上,物盡其用。我是武夫用符,又不得其法,沒有學會那本《丹書真跡》最正宗法門,所以很容易傷及符膽本元,任何符?被我開山點靈光后,都屬于涸澤而漁。”

    茅小冬說了一句奇怪言語,“好嘛,我算是親身領教了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茅小冬也沒有說破。

    不愧是給崔東山說成送財童子的小師弟,真是見人就送禮、散財啊?

    兩人走在白茅街上,陳平安問道:“小寶瓶為了我這個小師叔,逃課那么多,茅山主不擔心她的學業嗎?”

    茅小冬說道:“李寶瓶才是我們書院學得最對的一個。學問嘛,山崖書院藏書樓里那么多諸子百家的圣賢書籍,只是讀書一事,極有意思,你不心誠,不開竅,書上的文字一個個嬌氣、傲氣得很,那些文字是不會從書上自己長腳,從書本挪窩離開,跑到讀書人肚子里去的,李寶瓶就很好,書上文字闡述的一些個道理,都不大,不但長了腳,住在了她肚子里,還有再去了心里,最后呢,這些文字,又返回了天地人間,又從心扉間竄出,長了翅膀,去到了她給老翁推賣炭牛車上,落在了她觀棋不語的棋盤上,給兩個頑劣孩子勸架拉開的地方,跑去了她攙扶老嫗的身上……看似皆是瑣碎事,其實很了不起。我們儒家先賢們,不就一直在追求這個嗎?讀書三不朽,后世人往往對言、功、德三字,垂涎三尺,殊不知‘立’一字,才是根本所在。如何才算立得起,站得住,大有學問。”

    茅小冬雙手負后,抬頭望向京城的天空,“陳平安,你錯過了很多美好的景色啊,小寶瓶每次出門游玩,我都悄悄跟著。這座大隋京城,有了那么一個風風火火的紅衣裳小姑娘出現后,感覺就像……活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茅小冬說得比較感性,陳平安單純就是有些開心,為小寶瓶在書院的求學有得,感到高興。

    茅小冬突然說道:“你如今儒法兩家書籍都在看,那我就要提醒你幾句了,若是儒家學得雜而不精,就容易搗漿糊,仿佛所有事情都能從書上找出自己想要的道理,所以反而讓人困惑,尤其是遇到那些涉及大是大非的問題,會讓人生出茫然之感。但是你也應當注意,為何遍觀歷史,從未有一個國家的君主,愿意公然宣揚,獨尊法家?”

    不等陳平安說話,茅小冬已經擺手道:“你也太小覷儒家圣賢的肚量,也太小看法家圣人的實力了。”

    茅小冬輕聲感慨道:“你知道圣人們如何看待某一脈學問的高低深淺嗎?”

    陳平安笑道:“這我肯定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他下意識摘下了酒葫蘆,茅山主這些肺腑之言,拿來下酒,滋味極好,可以讓陳平安回味無窮。

    茅小冬伸手指向熙熙攘攘大街上的人流,隨便指指點點幾下,微笑道:“打個比方,儒家使人相親,法家使人去遠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茅小冬說道:“這只是我的一點感想罷了,未必對。你覺得有用就拿去,當佐酒菜多嚼嚼,覺得沒用就丟了一邊,沒有關系。書上那么多金玉良言,也沒見世人如何珍惜和吃透,我茅小冬這半桶水學問,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喝著酒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茅小冬沉默片刻,看著川流不息的京城大街,沒來由想起某個小王八蛋的某句隨口之言,“推動歷史踉蹌前行的,往往是一些美妙的錯誤、某種極端的思想和幾個必然的偶然。”

    茅小冬思緒飄遠,等到回過神后,還是沒有等到陳平安說話,老人轉頭訝異道:“這會兒不該說幾句茅山主學問極好、不可妄自菲薄之類的客套話?”

    陳平安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齊先生,劍仙左右,崔??。

    再到身邊這位高大老人。

    陳平安總覺得文圣老先生教出來的弟子,是不是差別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只是回頭一想,自己“門下”的崔東山和裴錢,好像也是差不多的光景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話,以后再加上藕花福地的曹晴朗,更是人人不同。

    記得一本蒙學書籍上曾言,百花齊放才是春。

    有道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暮色里,陳平安和茅小冬尚未返回書院。

    崔東山的院子那邊,頭一回人滿為患。

    李寶瓶,李槐,林守一,于祿,謝謝。

    加上裴錢和石柔。

    林守一和謝謝坐在青霄渡綠竹廊道的兩端,各自吐納修行。

    束手束腳的石柔,只覺得身在書院,就沒有她的立錐之地,在這棟院子里,更是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關于李槐等人的身世來歷、或是修為實力,陳平安斷斷續續大致提到過一些。

    李寶瓶的二哥李寶箴,石柔是見識過的,是個極有城府的狠人。

    李槐的父親據說是一位十境武夫,曾經差點打死大驪藩王宋長鏡,還一人雙拳,獨自登山去拆了桐葉宗的祖師堂。

    于祿的身份,陳平安沒有說過,但石柔已經知道這個年紀不大的高大書生,是一位第八境的純粹武夫。

    謝謝當下的身份,據說是崔東山的婢女,石柔只知道謝謝曾經是一個大王朝的修道天才。

    石柔站在院門口那邊,有意無意與所有人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石柔知道這些人第一次來大隋求學,一路上都是陳平安“當家作主”,按照陳平安和裴錢、朱斂閑聊時聽來的言語,那會兒陳平安才是個二三境武夫?

    為何這些放在任何一個大王朝都是天之驕子的人物,好像對于陳平安一個初來駕到書院的外鄉人,對于他的安排,覺得是一件很自然而然、甚至是天經地義的事情?

    李寶瓶在崔東山的小書房那邊抄書。

    裴錢和李槐趴在正屋門口那邊的綠竹地板上,搬出了崔東山頗為喜愛的棋盤棋罐,開始下五子連珠棋。

    規矩是當初崔東山坑慘了裴錢的那種下法。

    于祿盤腿坐在兩人之間,裴錢與李槐約好了,每個人都有三次機會找于祿幫忙出招。

    腳踏兩條船、擔任狗頭軍師的于祿,比經常斗嘴的裴錢和李槐還要聚精會神。

    石柔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外人。

    可她明明是一副仙人遺蛻的主人,大道可期,未來成就可能比院內所有人都要高。

    換成寶瓶洲任何一座宗字頭山門,不應該將她供奉起來?

    而在這里,誰都對她客氣,但也僅是如此,客氣透著毫不掩飾的疏遠冷淡。

    石柔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蔡府總算送瘟神一般將那位便宜老祖宗給禮送出門。

    從蔡京神到府上灶房的廚子,都如釋重負。

    大概唯一略有失落的,便是那些有機會伺候那位俊美神仙的俏麗婢女了。

    崔東山離開了州城,沒有直奔京城,而是寓居于京畿之地的一座大道觀內。

    道觀一位主持齋儀、度人入道,故而在道門譜牒上綴以“法師”尊稱的年邁道人,以論道玄談的名義,登門拜訪。

    魏羨心知肚明,老道人必然是一位安插在大隋境內的大驪諜子。

    這半點不奇怪,崔東山閑來無事的時候,還給魏羨看過一份名單,是大隋如今仍然蟄伏在大驪各地的死士、諜子,三教九流,尚未挖掘出來的諜子自然更多。上邊許多以朱筆畫圈的名字,崔東山說是專門販賣情報的貨色,屬于兩面諜子,最好玩,六親不認,只認錢,跟他們打交道,比較提神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出乎魏羨意料,老道人雖是大驪諜子無疑,可簡明扼要說完了一份諜報后,真開始與崔東山各自坐在一塊蒲團上,坐而論道,談天說地。

    聽得魏羨打瞌睡。

    在老道人離開后,崔東山指了指對面的蒲團,說道:“趁著熱乎,趕緊坐。”

    魏羨雖然坐下,卻沒有坐在蒲團上,只是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崔東山從咫尺物中取出一張古色古香的小案幾,上邊擺滿了文房四寶,鋪開一張多半是宮廷御制的精美箋紙,開始埋頭寫字。

    魏羨問道:“崔先生為何臨時改變主意,離開蔡家,急匆匆往京城這邊跑,但是又止步于此?”

    這是魏羨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。

    崔東山沒有抬頭,沒有給出答案,而是離題萬里反問了一句:“你覺得人心復不復雜?”

    魏羨點頭道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崔東山曾是中土神洲公認的書法大家,筆下行云流水,哪怕是魏羨遠觀,仍是覺得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崔東山繼續書寫那份所有諜報匯總后的脈絡梳理,緩緩道:“人心,看似難料。其實遠遠沒有你們想象中那么復雜,世人皆貪生怕死,這是人之秉性,甚至是有靈萬物的本性,之所以有異于禽獸,在于還有舔犢情深,兒女情長,香火傳承,家國興亡。對吧?越是出類拔萃之人,某一種情感就會越明顯。”

    魏羨想了想,“是此理,但更多還有那些模糊雜糅的均衡之人。”

    崔東山停下筆,放在瓷器筆架上,抖了抖手腕,譏笑道:“什么均衡,就是糊涂蛋,心性搖擺不定,隨波逐流,見美人起色心,見錢財見名利,都想要,想要,可以,就怕不自量力。柳清風,李寶箴,魏禮,吳鳶,這四人就屬于聰明瓜子,可也有這樣那樣的缺點和毛病。”“擔任龍泉郡太守的吳鳶,內心認同我的事功學說,更是我名義上的門下弟子,只是早年受恩于那位在長春宮吃齋修道的娘娘,自認今日所有一切,都是娘娘賞賜而來,所以在私恩與國事之間,搖晃不已,活得很糾結。”

    “李寶箴所求,并不稀奇,也沒有吳鳶那么符合儒家正統,就是為了立功,有朝一日,位極人臣,但是大智若愚,李寶箴暫時還不懂,這會兒還是只知道裝傻。可天底下所謂的聰明人,算個屁啊,不值錢。”

    “黃庭國魏禮,相對而言,四人中最是醇儒,心中最重,就是山河社稷,蒼生百姓。但是格局還是小,看到了一國之地和百年風俗,尚未習慣于去看看一洲之地和千年大計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青鸞國縣令的柳清風,在四人當中,我是最看好的。只可惜沒有修行資質,最多百年壽命,實在是……天妒英才?”

    魏羨聽到這里,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崔先生竟然愿意形容別人為“英才”?

    魏羨其實內心一直在咀嚼崔東山所謂的人心之論。

    崔東山從幾案上抓起一摞被劃分為末流的諜報,丟給魏羨,“是大驪和大隋兩國科舉士子最新的落第詩,我無聊時候用來解悶的法子之一。”

    魏羨接住后,崔東山說道:“你大概是想問我判定人心深淺、方向的法子,看似可行,實則世事難測,人心起伏不定,說不定一場變故,就會產生諸多臨時改變,仍是麻煩至極,而且極難精準,故而算不得真正的學問,對不對?”

    魏羨點頭,沒有否認。

    崔東山笑了,指了指自己的腦袋,“上山修行,除了長壽之外,這里也會跟著靈光起來。”

    崔東山隨后一抖手腕,撒了一大把神仙錢在幾案上,“我先所說的幾大人心劃分,可以輔以諸子百家中術家的計數術算,從一到十,分別判定,你就會發現,所謂的人心起伏,并不會影響最終結果。”

    不等魏羨開口,崔東山笑道:“一到十,仍是不夠準確,那如果能做到一到一百,又如何?”

    魏羨感慨道:“這術家之法,在浩然天下一直被視為小道,不是歷來只被名聲好不到哪里去的商家推崇嗎?先生還能如此用?難道先生除了儒法之外,還是術家的推崇者之一?”

    崔東山冷笑道:“術家也值得我推崇?”

    崔東山站起身,“我連神人之分,三魂六魄,世間最細微處,都要探究,小小術家,紙上功夫,算個屁。”

    魏羨拿著那一摞寫滿兩國士子落第詩的紙張,怔怔無言。

    崔東山繞了十萬八千里,總算繞回魏羨最開始詢問的那個問題,“書院那邊里里外外,我都一清二楚,現在唯一的變數,就是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趙夫子。”

    魏羨疑惑道:“一個年邁書生,一個坐鎮一座書院小天地的儒家圣人,雙方對峙,前者還能掀起波瀾?何況按照崔先生的說法,茅小冬并不是刻板酸儒,豈能出現紕漏。再者,依照先生的講解,大隋皇帝除非自取滅亡,否則絕不敢對李寶瓶和李槐動手。”

    崔東山直愣愣看著魏羨,一臉嫌棄,“好好想想,我之前提醒過你的,站高些看問題。”

    魏羨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崔東山伸手搓著臉頰,冷笑道:“大隋皇帝在于國祚,可幕后人,會在乎大驪和大隋的打生打死、玉石俱焚嗎?如果說刺殺一兩個人,就可以決定一洲格局走勢,你魏羨會不會心動?商家門生會樂見其成,打仗嘛,發死人財,賺得才多,至于……喜歡鬼鬼祟祟、躲在重重幕后的縱橫家高人,更會!”

    魏羨心情激蕩,雙手竟是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這才是這位南苑國開國皇帝,真正向往的世道!

    大亂大爭!

    什么山上山下,帝王將相與仙師神?,全部都要被裹挾在大勢洪流當中,皆是身不由己的棋子。

    只是崔東山似乎想起了什么傷心事,抹了把臉,戚戚然道:“你看看,我有這么大的本事和學問,這會兒卻在做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兒?算計來算計去,不過是蚊子腿上剮精肉,小本買賣。老王八蛋在樂呵呵謀取整座寶瓶洲,我只能在給他看家護院,盯著大隋這么個地方,螺螄殼里做道場,家業太小,只能瞎折騰。還要擔心一個辦事不利,就要給先生驅出師門……”

    崔東山伸手握拳,重重捶在心口,“老魏啊,我心痛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魏羨看了看在屋內滿地打滾的白衣少年,再低頭看看手上的那些被說成可見真性情的落第詩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心痛,就是心累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大隋高氏優厚善待文人,這是自開國以來就有的傳統。

    更別提是章埭這樣的新科狀元郎,雖然暫時仍在翰林院,可已經在京城有了棟十間屋子的三進院落,是朝廷戶部掏的錢。

    這天黃昏,章埭在空蕩蕩的宅院散步,喂過了大缸里邊的幾尾紅鯉魚,就去書齋獨自打譜。

    章埭是地方寒族出身,在縣試鄉試的制藝文章寫得可圈可點,卻算不得驚才絕艷,只是在殿試上一鳴驚人,得以魚躍龍門。

    成為狀元郎后,搬來了這棟宅子,唯一的變化,就是章埭聘請雇傭了一位車夫和一輛馬車,除此之外,章埭并無太多的酒宴應酬,很難想象這個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,是大隋新文魁,更無法想象會出現在蔡家府邸上,慷慨出聲,最后又能與開國功勛之后的龍牛將軍苗韌,同乘一輛馬車離開。

    這一切,蔡豐也好,苗韌也罷,都認為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章埭擁有一個很值錢的狀元身份,是名聲傳遍朝野的大隋四靈之一,身份卑微卻清白,一腔熱血,所以易于掌控,覺得此人愿意為了家國大義,身先士卒。

    章埭聽到敲門聲,停下圍棋打譜,抬頭說道:“進來。”

    是那位借住在宅院里邊的老車夫。

    老人站在略顯陰暗的書房門口,緩緩道:“茅小冬已經帶著一個叫陳平安的年輕人,離開了書院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不是嚷著誓殺文妖茅小冬嗎,只管殺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章埭面無表情道:“你讓書院里邊的內應找個由頭,讓趙軾和白鹿一起離開書院,找個僻靜地方,打暈了藏匿起來,控制住那頭白鹿后,你切記不要讓看門的元嬰修士梁任思起疑心,只要順利進入書院,動手果斷一點,一定要死一個,死兩個更好。”

    老人點點頭。

    章埭猶豫了一下,“我今晚就會離開大隋京城。”

    老人微笑道:“做成了這樁事情,公子回到中土神洲,定能鵬程萬里。”

    章埭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在老人離開后。

    章埭放下手中棋譜,俯瞰著棋局。

    縱橫捭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寶瓶洲東南,青鸞國京畿之地的邊緣,一處名聲不顯的私人宅邸。

    作為大驪綠波亭諜子頭目之一的年輕人,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堂上眾人身份各異,都是青鸞國官場、文壇的筆刀高手,當然更是被大驪王朝拉攏的心腹。

    李寶箴看著地面,手指旋轉一口茶水都沒有喝的茶杯。

    眾人戰戰兢兢。

    他們之所以匯聚在此,是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將青鸞國的斯文宗主、文壇領袖,那位已經歸隱獅子園的老侍郎柳敬亭,憑借一支支筆,將柳敬亭打入泥濘中去,要讓此人萬劫不復,再難對那些倉皇遷徙的南渡衣冠們形成凝聚力。青鸞國依舊需要一座文風茂茂的士林,但是不需要一枝獨秀的柳敬亭。

    只要柳敬亭的名聲毀于一旦,那些衣冠大族就會分崩離析。

    大驪愿意見到這一幕,甚至就連青鸞國皇帝都會覺得各有利弊,不至于被那群分不清形勢的外來戶掣肘,天天被這群不懂入鄉隨俗的家伙,對青鸞國朝政指手畫腳,每天吃飽了撐著在那兒針砭時事,到時候唐氏皇帝就可以與大驪坐地分贓,分別拉攏那些世族豪門。

    可是今夜在座十數人,動用了所有家世和勢力,對柳敬亭大肆攻訐,幾乎將柳老侍郎的每一篇文章都翻出來,詩詞,公文,逐字逐句尋找漏洞。

    不曾想效果不顯著不說,還引起了青鸞國士林絕大多數文人的公憤,一些個原本與柳敬亭政見不合的在朝官員,還有許多地方大儒,都有些看不下去,開始替柳敬亭發聲說話。尤其是那些南奔至此的衣冠大族,更是群情激憤,為柳敬亭四處奔走,以至于連柳敬亭即將重返廟堂中樞、升任禮部尚書的小道消息,都開始在京城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李寶箴抬起頭,笑道:“大家不用緊張。這樁事情做得不好,開門沒紅反而一抹黑,摔了個大跟頭,第一個挨刀的,是我李寶箴,之后才輪到你們。如果國師大人體諒,說不定會覺得我們情有可原,換個棋盤,再給我們一次機會。”

    不說這些“安慰話”還好,李寶箴這么一講,所有人都覺得背脊發涼。

    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大堂內燭火搖晃。

    李寶箴當然惱火萬分,一群酒囊飯袋!

    就在此時,大堂那邊出現兩道身影,一人走入,一人留在門外。

    看著那位走入大堂的儒衫文士,李寶箴有些無奈,本以為繞開此人,自己也能將此事做得漂漂亮亮,哪里能想到是這般田地。

    那人嗓音不大,緩緩道:“在座各位,已經做成了一半,接下來還有三小步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,暫停向柳敬亭潑臟水的攻勢,掉轉過頭,對老侍郎大肆吹捧,這一步中,又有三個環節,第一,諸位以及你們的朋友,先丟出一些中正平和的持重文章,對此事進行蓋棺定論,盡量不讓自己的文章全無說服力。第二,開始請另外一批人,神化柳敬亭,措辭越肉麻越好,天花亂墜,將柳敬亭的道德文章,吹噓到可以死后搬去文廟陪祀的地步。第三,再作另外一撥文章,將所有為柳敬亭辯解過的官員和名士,都抨擊一通。不分青紅皂白。措辭越惡劣越好,但是要注意,大致上的文章立意,必須是將所有人形容為柳敬亭的幫閑之輩,比喻成幫腔走狗。”

    起先堂上眾人聽到此人的第一句話后,皆心中冷笑,腹誹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越聽到后邊,越覺得……章法新穎!

    那人繼續道:“第二步,靜等一段時日之后,重新調轉矛頭,直指柳敬亭一人,需要一些小技巧,所有文章,宗旨與根腳,一律在‘雖然’、“即便”這些措辭上,例如‘雖然’柳敬亭此人道德有所瑕疵,可是瑕不掩瑜,門下弟子出了許多人才,然后你們可以一一列舉出來,殺機在于那一個個令人眼紅的顯赫官身。再比如‘即便’柳敬亭的政績平平,可到底還算清廉,就是一座名動半洲的獅子園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人解釋道:“為何要如此?因為對于旁觀者而言,這些文章表面上還算心平氣和,也是在為柳敬亭辯解,許多原本不摻和這場文壇筆戰的中立之人,無形之中,都開始默認了那些假定事實,加上之后暗藏殺機的所謂辯解,便是雪上加霜。”

    堂內眾人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那人微笑道:“第三步,在私德上做文章。例如請人捉刀,不用在乎文筆優劣,只需要噱頭就行了,比如柳敬亭風雨夜宿尼姑庵的艷事,又比如老漢扒灰,再比如獅子園與俏麗婢女的一枝梨花壓海棠,順便再做一些朗朗上口的打油詩,編成說書故事,請說書先生和江湖人氏大肆渲染開去。”

    那人看到眾人既震驚又不解,依然耐著性子解釋道:“別覺得沒有用處,沒有功名的落魄讀書人,愛看這個,不在乎真相的老百姓就愛聽這些。士林中,三人成虎。市井處,聚蚊成雷。”

    那人最后笑了,掏出一張紙張,走到李寶箴身前,遞過去,環顧四周,“在座各位,未必知曉版刻一部艷情書籍的門路、價格,以及請那些說書先生應該支付多少銀錢,種種不值一提的瑣碎事情,我都寫在了紙上,免得諸位不小心當了冤大頭,而且許多做生意的市井小民,雖然位低,其實頗為狡黠聰慧,各有各的一套處世之道,一旦給他們在錢財上占了大便宜,說不定還要輕視諸位。”

    這人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臨近門口,他突然轉身笑道:“諸位珠玉在前,才有我在這顯擺雕蟲小技的機會,希望多少能夠幫上點忙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怔怔看著那個人離去。

    李寶箴口干舌燥,死死攥緊手中紙張。

    其余諸位,更是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人,名叫柳清風。

    正是柳敬亭嫡長子。9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 澳洲幸运5 4场进球 山西11选5 比分直播500万彩票网 体球新版比分 河南22选5 雷速比分网即时比分 江苏11选5 初赔与即时赔率的意义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网球比分直播第一捷报网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亚洲指数 河北20选5 dota比分网vpgame 竞彩比分直播500万 亿客隆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