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頂點中文 >玄幻魔法 >劍來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水落石出小錢堆
我的書架 | 加入書架 | 舉報章節錯誤 | 返回書頁

劍來- 第三百九十四章 水落石出小錢堆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書名:劍來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當獅子園外墻異象橫生后。

    柳伯奇率先掠上一座涼亭頂上,輕輕點頭,破天荒有些贊賞神色。

    在倒懸山師刀房那邊修行,能夠見到的奇人異事,比浩然天下任何一洲之地都要多。柳伯奇又是被那位倒懸山大天君寄予厚望的天之驕子,而且經常跟隨師門前輩出海捕捉布雨歸來的疲憊老蛟,她的眼光,自然很高。

    朱斂站在美人靠欄桿那邊,裴錢站在欄桿上,好奇問道:“是我師父嗎?”

    朱斂笑道:“少爺會使用符箓,大泉邊境山頭一役,我是親眼見過的,三張鐵騎繞城符,結陣成為一套三才兵符,威力巨大,硬生生困住了那條埋河大妖。不曾想少爺還能自己畫符,造詣不低,氣魄不小……”

    裴錢沒好氣道:“我師父什么不會?有什么好奇怪的!”

    朱斂調侃道:“那你剛才眼珠子瞪得跟簸箕似的,偷偷笑得張開一張血盆大口作甚?”

    裴錢板起臉,不跟老廚子瞎扯,揚起腦袋,瞥了眼頭頂屋檐,再看看欄桿外邊的地面,深呼吸一口氣,使勁一蹦,高高跳起,雙手抓住屋檐,想要一個翻身滾向屋頂,結果拽著瓦片一起向下墜,朱斂剛要伸手拎住這個冒失鬼的后領,想要將她扯回廊道,只是朱斂突然改變了主意,任由裴錢摔向院子,她在墜落過程中,腦袋一片空白,只是憑借本能,體內一股火龍之氣洶涌流轉,瞬間蜷縮出與朱斂撐起拳架時有幾分神似的猿猴之形,然后在離地一丈高度的時候,手腳驀然舒展,如一只小野貓兒輕靈落地。

    朱斂趴在欄桿那邊,嘖嘖道:“這位女俠還會飛檐走壁,輕功了得啊。”

    裴錢一屁股坐在地上,嚇得她臉色雪白。回過神后,對著看人挑擔不吃力的朱斂破口大罵道:“老廚子,你干嘛不救我?!我要是摔個半死,缺胳膊少腿的,師父嫌棄我怎么辦,我本來就是個拖油瓶了,走路本來就慢,總會拖慢師父,到時候師父一個不高興,直接就不要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裴錢一想到那副悲慘場景,就開始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嚎得朱斂耳根子不清凈,就連婢女趙芽都趕緊跑到屋外,看到坐在地上的裴錢,趙芽方才一直陪著小姐說悄悄話,此刻便滿臉疑惑,不知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怎么就坐院子里了。

    朱斂故作驚慌,“快上樓,有妖怪。”

    裴錢二話不說,飛快起身,停下哀嚎,蹬蹬瞪就跑上繡樓臺階,沖入未拴的閨閣房門,轉身關緊,提起那根行山杖,一鼓作氣跑到朱斂身邊,四處張望,一邊抹眼淚一邊伸手拍了拍額頭上的黃紙符箓,問道:“哪里哪里?”

    朱斂忍住笑,隨口胡謅道:“算你運氣好,好像那妖物見繡樓強攻不下,走了。”

    裴錢狠狠抹了把滿臉淚水和汗水,實在是太過害怕,她從頭到尾就沒怎么留心朱斂的促狹神色,仍是使勁睜大眼睛,仔細尋找妖物的蹤跡,一本正經道:“朱斂,如果下次妖怪再來繡樓,你可一定要保護好柳小姐和芽兒姐姐啊,不然師父回來一看,她們倆給妖怪抓走了,就算師父嘴上不罵我,心里邊肯定會生我的氣。”

    趙芽轉過頭,掩嘴偷笑。

    朱斂笑道:“不擔心擔心自己的安危?”

    裴錢又掏出一張符箓,貼在自己腦門上,攥緊手中行山杖,“師父要我保護好自己,我就一定要做到!”

    朱斂一手握拳負后,一手貼在身前腹部,無形中盡顯宗師風范,微笑道:“放心吧,你師父也說了,要我保護好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藏上。

    孤獨公子笑道:“那頭鬼鬼祟祟的妖物,恐怕要被關門打狗了。”

    蒙瓏問道:“當真困得住整座獅子園?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解釋道:“未必經得起那頭妖物幾次沖撞,可是只要它以真身現世,就是那名女冠出刀斬殺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蒙瓏又問,“可妖物就打定主意躲著不出來呢?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指了指獅子園邊緣地帶的靈氣異象,凡夫俗子身在獅子園內,未必看得出什么,可落在行家眼中,那條如溪澗流淌、環山而轉的金光,“這一手不知名的符箓結陣,靈氣化液,妙處不止是圈禁二字,如果不出意外,還會牽扯到此地的山根水脈,加上如今土地已經脫困,搜尋妖物藏匿之處,就可以更加簡單。再者,既然這位年輕仙師能夠畫出這么大的一套符陣,接下來在獅子園內,不斷圈圈畫畫,將一些藏風聚水的中樞地點都給畫上符,妖物就算不被活活悶死,也會被惡心死,如人置身沸水中,很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蒙瓏不以為然道道:“畫了那么多張符箓,才折騰出這些動靜,算不得厲害,公子的師父,隨手一張符箓就可以氣降紫煙,纏繞一座數十萬人百姓的城池,不然就是手抓黑云化螣蛇,直接將一頭金丹大妖鎮壓打殺……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無奈道:“我在說那個年輕人的好,你在說我師父的厲害,兩者又不相干。你啊,別總是瞧不起公子之外的練氣士和純粹武夫。”

    蒙瓏直截了當道:“我就是見不得別人能跟公子比較。若那姓陳的年輕人是個女子,就算是一位劍仙,公子看奴婢會不會嫉妒?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笑問道:“那如果既是年紀輕輕的女子劍仙,又長得比你好看呢?”

    蒙瓏趴在欄桿上,“那奴婢可要嫉妒得想殺人了。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微笑道:“鼠肚雞腸,欲多心窄。要引以為戒啊。”

    蒙瓏望向遠方,輕聲道:“我們劍修,本就是走了條最險峻的羊腸小道,飛劍能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搖頭道:“那是你走得還不夠高不夠遠,但是無所謂,你天資足夠好,在劍道一途慢慢攀爬就行,便是我爹娘都器重,覺得你是極好的先天劍胚,不然也不會將那尊夜游神賞賜給你。”

    蒙瓏突然覺得自家公子好像有些心里話,憋著沒有說出口,便轉過頭,臉頰貼在欄桿上。

    獨孤公子沉默片刻,笑道:“你難道是我肚里的蛔蟲?好吧,我便與你說一樁趣事,我爹娘當年曾經陪著那人一起趕赴風雷園,拜訪李摶景,得以旁觀第三場元嬰劍修間的廝殺。當然是我們這邊輸了,只是那李摶景事后煮茶待客,說了句很怪的話,這位寶瓶洲第一元嬰,笑言練氣士哪來的狗臉俯瞰人間,瞧不起山下人,不過是湊巧走了條陽關道而已,若是最早的規矩,跟‘養煉靈氣’無關,而是天底下誰種莊稼的本事最大,誰就最‘合道’,或是誰縫補鞋子最厲害,誰就‘得天獨厚’,那么你看現在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,會是什么光景。”

    蒙瓏輕聲道:“風雷園李摶景,真是位喜歡說怪話、做怪事的怪人。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嗯了一聲,“李摶景是當世真人。不過他死后,風雷園哪怕有黃河與劉灞橋,仍是壓不住正陽山的劍氣沖天了。”

    蒙瓏突然想起一事,“那劉灞橋和蘇稼,到底如何了?有沒有像話本小說那般圓滿,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?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想了想,“即便這兩人的情愛故事,真是一本花好月圓的話本小說,可如今估計咱們才翻書翻到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蒙瓏突然放低聲音,悄悄道:“公子,真有那小說家云集于那處白紙福地,書上如何寫,福地蕓蕓眾生便如何做嗎?主母還說諸子百家中的這一家圣賢,可厲害了,修為高的,可以寫一國事態,修為差些的,就寫一州一地,修為最低的小說家子弟,剛剛入門,則只能寫一人之生老病死。最后小說家們筆下人物越寫越越多,那座福地的版圖就越來越大。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笑了笑,“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,真真假假,誰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蒙瓏問道:“公子,哪天咱們都成了地仙,就去看看真假?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雙手抱住后腦勺,瞇眼笑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柳清山書齋內,黑袍少年神色惶惶。

    那個該死的背劍年輕人,怎么會精通符箓之法,并且身上還帶著那么多張品相不俗的符箓?!

    這是要鐵了心跟它不死不休?難道就不怕到最后,雙方魚死網破?誰都討不了半點好?你這姓陳的外姓人到底圖什么,桌上這塊巡狩之寶,是那扶龍的老變態拿了才有用的!這么多張符箓砸下去,真當自己是那皚皚洲財神爺劉氏子弟?

    它像是熱鍋上的螞蟻,在書齋團團轉。

    瘋子,都是瘋子。

    一個什么獍神、狗屁甲作的師刀房婆姨就罷了,又冒出個施恩不圖報的正人君子,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家伙,竟然懂得聯手做局坑害于它,一個在外邊繞墻鬼畫符,一個在園子里邊轉移注意力,擾亂它的視線。

    難道自己這次順著大勢,圖謀獅子園,都會功虧一簣?一想到那鷹鉤鼻老變態,以及那個大權在握的唐氏老人,它便有些發虛。

    差點就要心念一動,讓真身現世,不管不顧撞爛那墻壁就是,只要離開了獅子園,到時候就算天高任鳥飛,一個天賦異稟的遁地術,園外又是四面環山的極佳地帶,除非是元嬰地仙親自前來搜捕,有驚天動地的實力,能夠將四面青山隨意劈開,不然它誰都不怕。

    只是它很快默默告誡自己,要臨危不亂,獅子園暫時成為一座牢籠,已成定局,不能急,絕對不能忙中出亂。

    它展顏一笑,想出一個點子,“那就讓青老爺先試探一下你們這些貨色的虛實。”

    獅子園最外邊的墻頭上,陳平安正猶豫著,要不要再讓石柔去跟柳氏討要青鸞國官家銀錠,一樣可以畫符,只是銀書材質,遠遠不如金錠研磨制成的金書,不過有利有弊,壞處是效果不佳,符箓威力下降,好處是陳平安畫符輕松,不用那么勞心耗神。說實話,這筆賠本買賣,除了積攢許久的黃紙符箓一掃而空之外,還有些法袍金醴中尚未來得及淬煉靈氣,也幾乎給他揮霍大半。

    只是這些內幕,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盡量往好處想吧。

    例如若是真給他畫成了符滿獅子園這么件盛舉,也是值得以后與張山峰和徐遠霞好好說道說道的……下酒菜。

    正當陳平安下定決心之時,瞇眼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占地廣袤的獅子園,幾乎同時出現了近百位黑袍少年,開始或是在廊道、道路上撒腿狂奔,或是躍上屋脊,蜻蜓點水。

    紛紛向獅子園外逃逸而去。

    極有可能,其中某位俊美少年,就是那妖物真身。

    一旦被它逃出獅子園,下一次潛返,陳平安就真拿它毫無辦法了。

    陳平安知道自己所畫符箓的斤兩,勉強能算氣盛,但是不夠綿長,靈氣消散速度極快,這就是武夫畫符最致命的缺陷。

    陳平安果斷說道:“我留在這里,你去守住右手邊的墻頭,狐妖幻象,打碎不難,若是發現了真身,只需拖延片刻就行。我借給你的那根縛妖索……”

    石柔以為陳平安是要取回法寶傍身,便神色自若地遞過去那根金色繩索,陳平安氣笑道:“是要你好好使用,趕緊去那邊守著!”

    石柔微微訝異,手持這條品相極高的縛妖索,一掠而去。

    陳平安輕拍養劍葫,心中默念道:“先不急著出來,你們可是我的殺手锏,確定了妖物真身在這個方向突破,你們再出來不遲。”

    藏那邊,婢女蒙瓏躍躍欲試,眼神*,“不管是不是障眼法,公子,讓奴婢出手吧?在這獅子園待著,悶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獨孤公子提醒道:“現在青鸞國有很多人盯著獅子園,所以你不許使用本命飛劍,懷璧其罪,我可不想惹來一堆麻煩事。再就是別在獅子園踩壞太多建筑。”

    婢女有些失望,不過總好過當杵在原地當木頭人好些,她腳尖點地,飄向欄桿站定,嘴中念念有詞,一手掐訣,一手向前一伸,一雙靈秀眼眸中,金光點點,最后輕喝道:“出來!”

    一尊身高三丈的金甲神靈,轟然落地,塵土飛揚。

    這尊神人除了身材巍峨外,高大身軀纏繞五條靈氣匯聚的彩帶,頭戴冠冕,一條手臂的金色甲胄上,瘴氣橫生,另外一條手臂金甲篆刻有各種鬼魅面孔的猙獰圖案。

    只是神靈始終閉眼。

    似乎得到蒙瓏的命令。

    這尊罕見夜游神每次向前行走,雖然雙眼緊閉,依舊可以刻意繞開了獅子園各個建筑,行走之間,大地震動。

    一腳就將一名躲避不及的黑袍少年踢得粉碎。

    五條仙師淬煉而成的彩帶,如五條蛟龍離開龍潭,長不過兩丈,但是游曳迅猛,輕松洞穿那些俊美少年的身軀。

    夜游神一臂橫掃,一巴掌拍爛一位在屋頂上空飛掠的妖物幻象。

    蒙瓏換了姿勢,坐在欄桿上,不屑道:“這么不堪一擊?”

    孤獨公子解釋道:“那妖物已經將一點神意靈光分散,能夠有此矯健身形,相當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親眼見過了夜游神靈碾壓狐妖的畫面,勝負懸殊,危險應該不大,故而在獅子園別的地方登高望遠的師徒二人,以及道侶修士,這才有意無意,剛好比藏這邊慢了一拍,開始各展神通,斬妖除魔。

    老人肩頭那只火紅的小貍,躍向空中,身軀一顫,驀然變大無數,當它落在一處屋脊上,已是體型巨大如牛的一頭火貍,渾身火焰飄蕩。

    而高大少年一揮手臂,碧綠如竹葉盤踞手臂的那條蛇,亦是一撲而去,變成了一條長達兩丈的巨蛇。

    各自撲殺那些向獅子園外瘋狂逃竄的黑袍少年。

    那對道侶修士,兩人結伴而行,揀選了一處花園附近,一人駕馭背后長劍出鞘,如劍師馭劍殺敵,一位雙手掐訣,腳踩罡步,張嘴一吐,一口濃郁靈氣激蕩而出,散入花園,如霧氣籠罩那些花草樹木,轉瞬之間,花園之中,驀然掠起一道道手臂身高的各色精魅虛影,追上黑袍少年后,那些精魅便砰然炸碎。

    陳平安,石柔,藏各據一方,加上師徒和道侶總計四人,守在獅子園西方。

    陳平安站在墻頭上出拳,石柔以金色龍須縛妖索抵擋。

    只是妖物幻象實在太多,獅子園外墻四方,仍是有將近四十余位黑袍少年,不斷撞向那堵外墻有金色符箓蛟龍游曳的墻壁。

    藏那位獨孤公子不許蒙瓏使用本命飛劍,而他自己又袖手旁觀。

    所以漏網之魚不少,可即便如此,那尊夜游神實在太有威懾力,許多原本奔向藏那邊高墻的妖物幻象,臨時更換了逃跑路線。

    藏這個方向,反而是撞墻最少的。

    西邊雖然“人多勢眾”,有四位修士坐鎮,卻是撞墻最多的險峻地帶。

    而石柔這邊,略微有些手忙腳亂,她終究不是那種擅長廝殺的鬼物,而崔東山贈予的壓箱底,她哪敢現在使用,所以將近十位黑袍少年撞在了墻壁上,然后被外墻那條金光長河消融,一些僥幸掙脫開的幻象,繼續再撞,視死如歸。

    石柔應對得所幸沒有太大紕漏。

    陳平安出拳看似不快,卻阻擋得最為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以六步走樁在墻頭上輾轉來回,兩袖翻轉,拳罡浩蕩。

    只是那條以雪白墻壁作為河流的金色蛟龍,已經金光黯淡幾分,至于四周墻壁更是被撞出無數窟窿“小門”。

    陳平安像是畫符之后,再次應付這些眼花繚亂的黑袍少年,一口純粹真氣不濟,就要停步換氣。

    正在此時。

    柳氏祠堂那邊如有鰲魚翻背,然后四面八方皆有地震,轟隆隆作響。

    動靜以西邊最為激烈。

    蒙瓏猛然起身,雙手掐訣,閉上眼睛,以秘術神魂出竅,依附在那尊夜游神身上,金甲神人睜開眼眸,微微屈膝,拔地而起,腳下出現一個大坑,身高三丈的夜游神,往西邊飛掠而去。

    夜游神雙腳踩在西邊高墻花園中,深陷地面,然后蹲下身,掄起一臂,一拳拳重重砸入地下,泥土飛濺。

    硬生生打斷了一條獅子園地底下的小山根。

    獨孤公子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只見藏附近有一位身高五六丈的俊美少年,破土飄蕩而出,幾乎與藏登高的妖物,往那邊墻壁一沖而去。

    那條繞墻一圈的金色蛟龍,就像這位黑袍少年的絆腳繩索,現出真身的它咆哮著繼續大踏步向前,以至于別處符箓金光都被拖拽向它這個方向。

    它已經撞開墻壁,只是膝蓋處仍舊有一條金色符箓繩索死死黏住。

    它高高抬起一腳,依舊無法掙脫開那礙事的繩索,便干脆繼續埋頭前奔。

    那條原本首尾銜接的金色蛟龍,砰然繃斷,被現出金身法相的黑袍大妖拉扯著向前,曳地晃蕩。

    如同一條雖未脫鉤的大魚,但是氣力實在太大,以至于連魚線魚竿都要一并拖走。

    陳平安伸手按住養劍葫的口子,心道:“不對勁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一道始終站在涼亭頂上的修長身影,白虹掛空,腳下涼亭轟然倒塌,一刀劈去。

    終于出手的柳伯奇身形已經高過藏,一刀直接將那金身法相一刀斬成兩半。

    她看也不看貨真價實的那副慘淡金身,冷笑道:“去!”

    只見從她后背處飄蕩出有一位持刀之人,與常人登高身材,身軀如那水銀雷漿,手持一把竟是比人還長的黑色纖細長刀。

    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以長刀刀尖刺入一處墻壁窟窿小門處,站定不動。

    石柔咽了一口唾沫,低頭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刀尖處戳中了一只通體雪白、巴掌大小的蠕動妖物。

    柳伯奇一掠來到石柔附近的高墻下,走向那位持刀神人,兩人重新重疊,變成柳伯奇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那把極長之刀尚在,靜止懸停空中,柳伯奇走到刀尖處,笑道:“抓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沒有立即將這頭化寶妖收入囊中,轉頭望向遠處高墻上,那個手心已經離開養劍葫的白衣年輕人,問道:“怎么說?你們人多,要不要爭上一爭?”

    陳平安笑道:“得了便宜,就別賣乖。”

    柳伯奇“善解人意”道:“能夠抓住這家伙,你其實出力不小,我不否認,但是我可沒有與人分寶的習慣,所以怕你心里不痛快,不如我們雙方打過一架,來決定這只小東西的歸屬。我可以答應不殺人,事后你心服口服了,說不定就會暗自慶幸,能夠活下來,就已經是不錯的結果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便沿著墻頭走向那個師刀房女冠。

    繡樓處,朱斂一掠而出,站在臨近柳伯奇的一處屋頂翹檐處,與女冠第一次在他們小院露面,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石柔走出數步,懸空而停,則先給陳平安讓出墻頭,等到陳平安擦肩而過,她才尾隨其后。

    陳平安先對朱斂擺擺手。

    柳伯奇也來到墻頭,向陳平安走去。

    柳伯奇將那把本命之物“甲作”留在原地,只是手持出鞘佩刀,獍神。

    她眼神古怪,問道:“就憑你一人?”

    陳平安伸手繞后,繼續前行,已經握住了那把“劍仙”的劍柄。

    一位師刀房女冠。

    一位背了把半仙兵的純粹武夫。

    兩人相距不過五十余步。

    柳伯奇突然轉頭望向一座青山之巔。

    陳平安幾乎同時轉頭,看到那邊有一位老者身形正巧消逝。

    柳伯奇收回視線,眼角余光看到遠處柳氏族人已經快跑而來,其中就有個一瘸一拐的可憐書生。

    柳伯奇收刀入鞘,“化寶妖,我七你三。”

    見陳平安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她有些惱火,“怎么,不肯要?!”

    陳平安想起她方才的視線,靈犀一動,松開劍柄,一手負后,一手摩挲著養劍葫,微笑道:“五五分賬,我就答應。”

    柳伯奇瞇起眼,“不要得寸進尺,見好就收是個好習慣。”

    石柔嘆息一聲,一臉遺憾,像是在勸說陳平安,又仿佛是害怕陳平安與柳伯奇廝殺起來,柔聲道:“公子,不如就算了吧,公子終究不只是山上人,要個好名聲也不錯,干脆讓仙長得個大便宜,事情了結,公子可還要在青鸞國待著,看那佛道之辯,又要拜訪故人,名聲口碑,對于那些要面子的讀書人而言,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一手負后,對石柔翹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柳伯奇瞥了眼石柔,“你一個鬼物娘們,躲在一副糟老頭子的皮囊里邊,不嫌惡心嗎?”

    石柔微笑不語。

    柳氏一行人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柳伯奇伸手一抓,本命法刀甲作被她握住,然后從袖中拿出一只極小的手捻葫蘆,將那只蛞蝓收入黃皮小葫蘆中,壓低嗓音,對陳平安憤憤道:“回頭分贓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笑著點頭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柳老侍郎一大家子,自然對此次眾人合力降妖,感激涕零,尤其是對柳伯奇和陳平安雙方,更是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瘸子柳清山紅著眼睛,單獨找了個機會對那位中年女冠率先作揖,然后是陳平安他們。

    柳伯奇抿起嘴唇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獅子園晚上辦了一場洗塵慶功宴,柳伯奇依然面無表情,只是偶爾夾幾筷子,但是即便覺得枯燥乏味,浪費光陰,她仍是坐到了宴席結束。

    第二天,柳清山不知如何,是與柳伯奇并肩而立,邀請陳平安去獅子園賞景。

    陳平安婉拒無果,只得與他們一起去散步。

    途中柳伯奇冷冷瞥了眼陳平安。

    陳平安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今天太陽正好,在得到陳平安答應后,裴錢自告奮勇,獨自一人,螞蟻搬家,在獅子園一處空地曬書曬竹簡。

    忙碌完畢,裴錢蹲在地上,心滿意足。

    從遠處走來兩人,裴錢知道他們的身份,老夫子叫伏昇,中年儒士姓劉,是獅子園家塾的教書先生。

    所以裴錢就沒攔著他們靠近。

    中年儒士站在遠處就停步。

    只有老先生走到裴錢身邊,笑問道:“小姑娘,我能瞧一瞧竹簡上邊的文字內容嗎?”

    裴錢起身有模有樣作揖致禮,喊了聲伏老先生后,想了想,蹲回地上,擺擺手,“看吧。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,好著呢,是我師父從書上辛苦摘抄下來的,要不就是遠游四方,聽別人說的。”

    就像最近朱斂那句隨口瞎說的人生苦難書,最能教做人。

    也給陳平安一字不漏刻在了竹簡上,不過裴錢最不喜歡這枚竹簡,所以將它放在了最外邊的地方,孤零零的。

    反正她覺得這枚竹簡,比不上師父其它所有竹簡。

    裴錢仰著腦袋,一絲不茍道:“老先生,事先說好啊,給你看了這些我師父珍藏的寶貝,若是萬一我師父生氣,你可得扛下來,你是不知道,我師父對我可嚴厲了,唉,么得法子,師父喜歡我唄,抄書啊,走樁啊,算了,這些事情,老先生你估計聽不明白。書齋里做學問的老夫子嘛,估計都不曉得一個饅頭賣幾文錢。”

    裴錢再次鄭重其事地提醒道:“老先生,你可不能讓我好心沒好報?中不中?”

    青衫老人展顏笑道:“中!”

    于是小的蹲在原地,老的也蹲下身,一片一片竹簡瀏覽過去,輕輕拿起,小心放下。

    這讓裴錢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一一看過約莫半數竹簡,老人笑問道:“拳頭大就是世間最大的道理。小姑娘,你信不信這套說辭?”

    裴錢毫不猶豫道:“信啊,不然我才這么點大,就每天走樁練拳、練習刀法劍術干啥?江湖很險惡,壞蛋茫茫多啊。”

    裴錢本想說些那幾句關于自己遠大志向的豪言,只是突然想到老魏說的,交淺言深是江湖大忌,于是她忍住不說,這些掏心窩子的話,還是留在自個兒心窩子里吧。師父一個人知道就行。

    遠處中年儒士習慣性皺眉。

    老人卻是爽朗大笑。

    裴錢不知道這有啥好笑的,去將附近一些竹簡翻過來曬太陽,一邊辛苦勞作,一邊隨口道:“可是師父教我啦,要說清楚這個道理,就得講一講順序,順序錯不得,是做人先講理,然后拳頭大了,與人不講理的人講理更方便些,可不是勸人只講拳頭硬不硬,然后噼里啪啦,一股腦忘記慎獨啊、克己復禮啊、捫心自問啊啥的,唉,師父說我年紀小,記住這些就行,懂不懂,都在書上等著我呢。”

    裴錢最后蓋棺定論,“所以老先生說的這句話,道理是有的,只是不全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士這才臉色稍稍好轉。

    老人倒是沒有笑話裴錢,也沒有說什么。

    裴錢眼神熠熠,“老先生,我師父,學問是不是很大?”

    老人答道:“單憑你師父這幾句話,看不出學問大不大,但是最少……說得很對,嗯,就是無錯。聽著簡單,其實頗為不易,踐行此理,更難。”

    裴錢一挑眉頭,氣呼呼擋住老人繼續翻看竹簡的路線,雙臂環胸,“那老先生你少看些竹簡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呦,小丫兒還挺記仇。”

    裴錢點頭道:“尊老愛幼,老先生你歲數大,我年紀小,咱倆扯平了,老先生可莫要跟一個小姑娘倚老賣老啊。”

    老人只得說道:“你師父教得對,更難能可貴的是,還能保住你的性靈之氣,你師父很厲害啊。”

    裴錢先是開心笑起來,然后搖頭晃腦道:“老先生這么說,是不是想多看些竹簡?行吧行吧,看吧看吧,怕了你們這些老夫子了,一套一套的,唉,愁人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來,便是那位中年儒士都有了些笑意。

    至圣先師曾經編撰一書,其宗旨立意,不過是思無邪三字而已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世一位大圣人,為了維護至圣先師的道德無瑕,又不好擅自刪去一些篇幅,所以注解訓詁得很是辛苦。

    這讓伏先生很是笑話了一番。

    這位中年儒士深以為然。

    似乎三教百家,帝王將相,整個天下,都有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不過中年儒士覺得今天的伏先生,有些奇怪,竟然又笑了。

    在獅子園待了這么久,可從未笑過。

    翻遍了竹簡,老先生站起身,看著那個還在給竹簡辛勤翻個兒的黑炭小丫頭,想要搭把手,裴錢趕緊擺手,用手臂胡亂擦了擦額頭汗水,笑道:“我可尊老得很哩,不用老先生你幫忙,不然給師父看到了,非要揪我耳朵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笑著告辭離去,也伸手虛按兩下,示意裴錢不用起身作揖行禮,算是愛幼了。

    兩位夫子并肩而行在林蔭小道。

    中年儒士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名為伏昇的老人淡然笑道:“不出意外,那個年輕人,就是老秀才的關門弟子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士神色復雜。

    伏昇感慨道:“我們就別管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士點了點頭,問道:“那么先生何時收取柳清山作為弟子?我覺得柳清山此次大考,已經過關了。”

    伏昇搖頭道:“還早呢,在書齋讀萬卷書,道理是懂了些,可如何做呢?還需要柳清山行萬里路,看更多的人和事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士問道:“先生是準備帶著柳清山一起返回中土神洲?再將那些當年先生一力救下的那些圣賢典籍摹本,交予柳清山?”

    伏昇想了想,“我不一定陪著這個孩子游歷,那太顯眼了,而且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這位曾經被譽為“為天下儒家續了一炷香火”的老先生,突然笑道:“雖說老秀才與我們文脈不同,可不得不承認,他挑選弟子的眼光,從崔瀺,到左右,再到齊靜春……是越來越往上走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士搖頭道:“那個年輕人,最少暫時還當不起伏先生這份贊譽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瘸子柳清山帶著陳平安和柳伯奇去了他的書齋坐坐。

    柳伯奇一眼就看到了那只小木盒,里邊裝著一個大王朝末代皇帝的巡狩之寶,落在不對路、眼界又不高的練氣士手中,就是個小金塊而已,撐死了賣出幾顆小暑錢。

    而她當然就屬于不對路的修士之列。

    她有了些想法。

    之后獨孤公子和婢女蒙瓏,率先離開獅子園,帶著那兩件俗世古董而已。

    與他們繼續同行的那對師徒修士,也不知道柳氏從哪里拿出來的一堆神仙錢,更是滿載而歸。

    再之后,就是那對道侶修士離去,同樣收獲頗豐,兜里裝著的可是小暑錢,遠遠超出預期,雀躍不已。

    陳平安原本早就想要走,只是一直被柳清山挽留,又多留了三天,把獅子園逛遍了。

    柳清山其實偶爾眉宇間有些憂愁,所以每次都要跟陳平安喝酒。

    陳平安知道是那棟繡樓的家務事,只是這些,陳平安不會摻和。

    這幾天里,柳伯奇去小院找了陳平安兩次,一次是告訴陳平安,她將那個柳樹娘娘打了個半死,最近百年應該會很老實。

    一次是跟陳平安分贓。

    化寶妖總不能用法刀獍神一切為二,事實上,天地間任何一只地仙化寶妖,只要能夠飼養、調教得當,大道可期。

    當然嫌它耗費神仙錢和機緣,殺了奪寶,也是一筆巨大財富。

    所以柳伯奇折算成一筆谷雨錢,當做陳平安贏得的報酬。

    當柳伯奇走后,陳平安和裴錢師徒二人,對著桌上的小山堆,裴錢笑得燦爛,陳平安也笑了,摸了摸裴錢的腦袋,“那就不扯你耳朵了。”

    裴錢一頭霧水,“啥?”

    陳平安彎腰趴在桌上,沒有給出答案,看著那座谷雨錢堆小山。

    裴錢雙臂環胸,挺直腰桿,不去想那句話,開心問道:“師父,我這次不是賠錢貨了吧?”

    陳平安坐起身,笑著伸出雙手,將裴錢的臉頰搓圓弄扁。

    朱斂坐在門口翻書,看得聚精會神,看到精彩處,根本不舍得翻頁。

    有些懷念那位荀老前輩啊。

    石柔瞥了眼朱斂那本書,差點沒氣死她。

    在獅子園的最后一天,陳平安一行人就要動身去往京城之際,天剛蒙蒙亮時分,柳伯奇獨自一人前來,交給陳平安那塊從木盒拿出的巡狩之寶,面無表情道:“這是柳老侍郎最早答應的事情,歸你了。你拿來煉化本命物,會極其出眾。因為這小金塊當中,除了殘留著一個世俗王朝的文運,在獅子園擱放數百年后,也蘊含著柳氏文運。我拿它無用,可你陳平安一旦煉化成功,對你這種半吊子讀書人,就是奇效,最重要是此物,即便你已經有了五行之金的本命物,一樣可以將其煉化消融,甚至可以幫你原本的本命物提高一個品秩,以后的修行路上,自然可以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拿著那枚小巧巡狩之寶,端詳一番,然后遞還給柳伯奇,小聲道:“幫我偷偷放回柳清山書齋里邊,記得別太顯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柳伯奇皺眉道:“不要?你認為我是在騙你,覺得這枚巡狩之寶名不副實?”

    陳平安懶得跟她解釋。

    喊上已經斜挎好包裹、手持行山杖的裴錢,離開院子,沿著獅子園外那條靜謐小路。

    柳伯奇一直留在院子里,突然笑了笑。

    如果陳平安膽敢收下。

    她可就要出刀殺人了。

    那么陳平安到底是為何拒絕這份天經地義的饋贈?

    是察覺到她的動機,不敢收,還是當真只是不愿收下?

    柳伯奇不去深思,既然巡狩之寶留下,那么陳平安的想法,就與她無關了。

    裴錢蹦蹦跳跳跟在六步走樁的陳平安身邊,好奇問道:“師父,為啥不要那塊金子呢,瞧著很討喜唉?而且那個女冠還說了那么多好處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一邊出拳走樁,一邊微笑道:“柳氏文運跟它掛鉤了,我們拿走,柳清山怎么辦?他可是還送了你一本書的。”

    裴錢想了想,點頭道:“也對,瘸子叔叔本來就那么可憐了,還是讓他留著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裴錢跟著陳平安一起走樁。

    裴錢冷不丁笑道:“師父,這叫不叫君子不奪人所好啊?”

    陳平安出拳不停,緩緩而行,搖頭道:“我啊,距離真正的君子,還差得遠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遠?有沒有從獅子園到咱們這兒那么遠?”

    “大概比藕花福地到獅子園,還遠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遠?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師父,可是再遠,都是走得到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對嘍。前提是別走錯路。”

    裴錢突然停下腳步,站著不動一會兒,等到朱斂和石柔都擦肩走向前,然后她悄悄伸手到屁股后頭,手掌虛握拳頭,跑到朱斂那邊,笑嘻嘻問道:“想不想知道我手里藏著啥?”

    朱斂黑著臉:“滾蛋。”

    裴錢伸手向石柔,“石柔姐姐,你猜猜唄?猜中了我就送給你哦。”

    石柔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陳平安本來還偷著樂呵來著,結果看到裴錢笑嘻嘻望向自己,不等她說話,立即一板栗敲下去。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 世界杯足球比分 500北单比分直播 网球比分规则 3d开机号 广东11选5 亿客隆彩票 竞彩足球比分 山西快乐10分 足球即时比分90vs比分直播 广西十一选五 雪缘园斯诺克即时比分直播 奥客竞彩比分直播 竞彩篮球大小分 云南11选5 2011大运会足球比分 中国体彩竞彩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