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
劍來- 第十五章 壓勝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書名:劍來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在少年走出泥瓶巷的時候,剛好碰到宋集薪的婢女稚圭,她在將那名高挑女子送去顧粲家后,沒有急于回家,而是穿過巷弄那頭,去逛了一遍杏花巷那邊小鋪子,雖然沒有購買什么物件,心情仍是不錯,一路蹦蹦跳跳,歡快輕盈。

    生長于鄉間野水,好似帶著一股青草香的少女,與那些高檐大宅、庭院深深的大家閨秀,做派到底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她在見到草鞋少年后,沒有像以往那般低斂眉眼,微微加快步伐側身而過,反而停下了腳步,凝視著這個不經常打交道的鄰居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陳平安對她笑了笑,小跑著擦肩而過,然后跑得越來越快。

    稚圭安安靜靜站在泥瓶巷口子上,轉頭望去,陽光下奔跑的寒酸少年,挺像一只生命力頑強的野貓,四處流竄,長得不咋樣,但好像也餓不死。

    少女在小鎮上并不討喜,受累于少年宋集薪的性情古怪,被取名稚圭的丫鬟不管是去鐵鎖井打水,還是趕集買東西,或是給自己少年添置文房用品,少女總給人一種不合群的感覺,也沒有什么同齡人的玩伴,遇上熟人從來不愛多說話,對于偏好熱鬧喜慶的小鎮百姓而言,這樣的少女,實在是很難親近起來。

    在這方面,陳平安的境況和婢女稚圭,其實有些相似,不同的是少年雖然也不愛說話,但其實本身性格,絕對不惹人厭,相反,少年生性溫和友善,從來沒有什么刺人的鋒芒,只是家境敗落的關系,又早早去了龍窯燒瓷討生計,才顯得和鄰里之間關系沒有那么熟絡。當然,泥瓶巷的街坊們,對于少年的生日,確實會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忌憚,五月初五,在小鎮鄉俗里,屬于五毒并出的“惡日”,少年在這一天出生,加上他爹娘的紛紛去世,陳平安早早成了家里最后一根獨苗,自然而然會讓人心里頭犯嘀咕,尤其是上了歲數、喜歡在老槐樹那邊湊熱鬧的老人,對于這位泥瓶巷的少年,尤為疏遠,私下也會告誡自家孩子不要接近,但是每當孩子滿臉不情愿,刨根問底問為什么的時候,老人們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了。

    此時一個修長身形從小巷走出,站在少女身邊,婢女稚圭轉過頭,一言不發,只是向前走。那人便轉身與她并肩走在泥瓶巷里,正是學塾先生齊靜春,小鎮唯一的讀書人,正兒八經的儒家門生。

    少女腳步不停,臉色冷漠,“我們兩個,井水不犯河水,不好嗎?而且先生你別忘了,之前確實是你占據天時地利人和,我一個小小的賤籍奴婢,當然只能忍氣吞聲,但是從最近開始,先生你那座遠在不知幾千萬里外的法脈道場,好像出了點問題,對吧?所以現在如今先生只是井水,而我才是河水!”

    泥瓶巷的不速之客,齊先生微微一笑,道:“王朱,罷了,暫且入鄉隨俗喊你稚圭便是,稚圭,你有沒有想過,你雖是天地眷顧,應運而生,可是當真以為我沒有壓勝的手段?還是說你覺得幾千年前,四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圣人,聯袂蒞臨此地,親自訂立規矩,只是嘴上說說而已,沒有留下半點后手?說到底,你只是坐井觀天罷了,蒼穹之高,大地廣袤,遠遠不是井口那點光景模樣啊。”

    少女皺了皺眉頭,“齊先生,你也莫要拿話來唬我,我不是我家少爺宋集薪,對你那套冠冕堂皇的說辭,不感興趣,也從來不信。先生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,打生打死也好,好聚好散也罷,我都接著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士緩緩道:“勸你脫離此處樊籠后,以后不要得寸進尺,涸澤而漁,無論對誰都沒有好處。尤其是你和他踏上修行大道之后,不管是否結為道侶,都應當收斂銳氣,不可跋扈恣睢。這并非是什么威脅,而是離別之際,我的一些肺腑之言,也算是善意的提醒。”

    照理說兩人身份天壤之別,婢女稚圭卻極為不卑不亢,甚至當下氣勢還要隱約壓過儒士半頭,譏笑道:“善意?數千年來,你們這些了不得的修行中人,高高在上,畫地為牢,拿此地作為一塊莊稼地,今年割一茬明年拔一捆,年復一年,千年不變,怎么到了現在,才開始想起要與我這孽障‘與人為善’了,哈哈,我聽少爺說過一句話,被你們很多人奉為圭臬,叫做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,對吧?所以說也怪不得齊先生,畢竟……”

    齊先生繼續前行,輕輕踏出一步,似笑非笑,“哦?”

    一步之后。

    婢女稚圭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兩人不知何時站在了一處地方,四處漆黑伸手不見五指,唯有遙遙的頭頂上方,有無數孕育著神圣氣息的光線灑落而下。

    他們如同置身于一口深不見底的水井井底,那些金黃色的陽光從井口緩緩落下。

    中年儒士一襲青衫,衣衫上有陣陣流光溢彩,流轉不息。

    浩然之氣,正大光明。

    少女先是面容猙獰,只是很快就恢復臉色淡漠的麻木模樣,呢喃道:“六十年佛門梵音,如耳畔打雷,聲聲不歇。六十年道家符箓,如跗骨之蛆,竭力撕咬。六十年浩然正氣,遮天蔽日,無處可躲。六十年兵家劍氣,如地牛翻身,無處不被濺射。每一個甲子就是一次輪回,整整三千年了,永無寧日……我就是想知道你們所謂大道根祗,到底在哪里,先生書本上的白紙黑字,先生傳道授業解惑時的微言大義,我看得到聽得到,但是找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她癡癡望向那位正氣凜然的中年男人,既是窮鄉僻壤籍籍無名的教書匠,也是儒家山崖書院的齊靜春,一個連大隋王朝權勢貂寺也要尊稱一聲“先生”的讀書人。

    少女突然笑了,問道:“先生何以教我,要如何勸我向善?如果我沒有記錯,你們儒家那位至圣先師,以及道祖之一,都曾提出過‘有教無類’?”

    男人搖頭道:“跟你講一萬句圣人教誨,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少女看似在和這位儒士云淡風輕地閑聊,實則整個人就像一張緊繃的弓,眼角余光不斷打量四周,尋找破局的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儒士對此視而不見,冷笑道:“我知道你其實有無窮無盡的憤怒,怨恨,殺意。我并非容不得異類,只是你要知道,隨意起惻隱之心,泛濫施行慈悲之舉,從來不是真正的三教教義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家少爺經常念叨,跟讀書人掰扯道理,最沒意思了。”少女扯了扯嘴角,瞇起那雙詭異的黃金重瞳,“原來齊先生是真的回光返照了,自然比起以往更加不好惹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笑置之,“道理講不通無妨,但是只要我齊靜春在世一天,還有資格坐鎮此地一日,你這忘恩負義的孽障,就別想張牙舞爪!”

    少女伸手指了指自己,笑問道:“我忘恩負義?”

    中年儒士怒色道:“當年在你最虛弱之時,不得不低頭俯首,主動與人締結契約,是誰在泥瓶巷的大雪天救了你?!又是誰這么多年來,一點點蠶食掉他的僅剩氣數?!”

    少女笑道:“餓了,就要找東西吃,把肚子填飽,這不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嗎?再說了,他本來就沒什么大的機緣,早死早投胎,說不定下輩子還有點渺茫希望,若是任由他這種無根浮萍留在小鎮,嘿,那可就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儒士一揮大袖,輕聲喝道:“住嘴!”

    讀書人怒斥道:“大道之玄,天理昭昭,豈是你可以一言斷之?!人生各有命數緣法,你有什么資格替他人做出選擇?!”

    少女頭頂,憑空出現一只光芒璀璨的金色大手,氣勢威嚴,如佛陀一掌降伏天魔,又如道祖一手鎮壓邪祟,迅猛按在少女腦袋上,迫使她瞬間跪下,額頭重重磕在地面。

    磕頭聲,怦然作響。

    低頭的少女,雙手撐在地上,掙扎著起身,不見容顏的她,發出一陣陰惻惻的笑聲:“你們可以壓我低頭,但我絕對不認錯!”

    那只威勢磅礴的金色大手,扯住少女腦袋,一提起一按下,又是一次磕頭。

    此次聲響重如春雷。

    儒士沉聲道:“別忘了!這一線生機,是圣人們給你的,并非你爭取而來!否則別說鎮壓你三千年,三萬年又有何難?!”

    始終被按住腦袋的少女嗓音沙啞,“你們的狗屁大道,我偏不走!”

    儒士高高抬起手臂,對著身前虛空猛然拍下,“放肆!給我鎮!”

    從井口投下的金黃光線中央,浮現出一方白玉印章,丈余長寬,方方正正,印章篆刻有八個古老文字,有些極其鮮紅刺眼的沁色,無數紫色雷電縈繞印章,呲呲作響。

    隨著齊靜春一聲令下,真可謂是傳說中的言出法隨,巨大印章從天而降,砸在本就跪在地上的少女背脊。

    這一枚蘊含天道威壓的巨大印章,好像不是實物,沒有將少女壓得整個人匍匐在地,而是裹挾風雷迅速嵌入地面,再無蹤跡,好似雨點大雷聲小。

    但是一瞬間過后,少女整個人像是被重物砸斷了渾身骨肉,一灘爛泥般癱在地上,無比凄慘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少女有一只手五指如鉤,使盡全力,五指指甲好像在地面上刻字。

    齊靜春面無表情,冷聲道:“三次磕頭,是要你分別禮敬天地!蒼生!大道!”

    少女眼神呆滯,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齊靜春輕輕揮袖,散去那股令人窒息的磅礴威嚴,“我齊靜春不過是圣人門下一介腐儒,就能壓得你三磕頭,你出去之后,一旦為所欲為,真不怕遇上比你更不講理的存在,一根手指就將你碾碎?”

    齊靜春嘆了口氣,“你在此地,確是被鎮壓拘押,不得自由,但是你有沒有想過,世間哪里有絕對的自由,我儒家至圣制定種種禮儀,何嘗不是在為萬物蒼生,謀取另一種自由?只要你不逾矩,不違制,只需恪守禮節,有朝一日,天大地大,何處去不得?”

    少女抬起頭,死死盯住中年儒士。

    齊靜春走出一步。

    天地恢復正常,他和婢女稚圭重返泥瓶巷,陽光溫暖,春風和煦。

    少女搖搖晃晃站起身,笑容慘白,微微露出森嚴的牙齒,“先生今日教誨,奴婢記下了。”

    齊靜春不再說話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她突然問道:“就算我對陳平安忘恩負義,但是先生身為出類拔萃的圣人門生,為何會袖手旁觀?為何只對弟子趙繇和我家少爺,青眼相加,對于身世平常的陳平安,不過爾爾?這何嘗不是與商賈做買賣無異,若是奇貨可居,便精心栽培,對待粗劣貨物,便敷衍應付,能否賣出好價格,根本不在乎?”

    齊靜春笑了,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。”

    少女茫然。

    當中年儒士身影消失在小巷盡頭,少女頓時浮現出滿臉不屑,狠狠呸了一聲。

    她一瘸一拐返回自家院子,經過陳平安家的時候,皺了皺鼻子,擰了擰眉頭,她有些犯迷糊。只是由于那個該死讀書人的道行崩壞,當下小鎮已是處處天機泄露,就像一艘四處漏水的小船,她尚且自顧不暇,更要為將來仔細謀劃一番,也就懶得去斤斤計較了。

    當她推開院門后,一條粗看不起眼的四腳蛇,不知道從哪個旮旯角落竄出,飛快爬到她腳邊,給她氣呼呼地一腳踢飛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陳平安屋子里,年輕道人端坐在桌旁,眼觀鼻鼻觀心。

    前不久還是將死之人的黑衣少女,竟然已經能夠自己坐在床上,盤腿而坐,也沒有戴上帷帽,露出一張讓人記憶深刻的臉龐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少女如何傾國傾城,只是過于英氣勃發,很大程度上讓人忘記她的容貌出彩。

    少女雙眉,不似柳葉似狹刀。

    當她以一種充滿審視的意味,凝視年輕道人的時候,后者有些難得的局促,分明沒做任何壞事,卻有些心虛。

    年輕道人咳嗽一聲,趕緊撇清自己,“姑娘,事先說好,人是貧道救下的,但背你進屋子,幫你摘去帷帽,再給你洗臉等等,可都是另有其人,他叫陳平安,這棟破敗宅子的主人,是個黑炭似的窮苦少年,父母雙亡,當過燒瓷的窯匠,還跟貧道求過一張符紙來著,大體上就是這么多,姑娘你如果還有什么想問的,貧道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。”

    草鞋少年,這就給賣得一干二凈了。

    少女點了點頭,沒有惱羞成怒,只是大大方方誠心誠意說了句:“感謝道長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更加心里打鼓的年輕道人干笑道:“無妨無妨,舉手之勞,姑娘無恙就好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女問道:“道長不是東寶瓶洲人氏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反問道:“姑娘也不是,對吧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道人也跟著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頭頂蓮花冠的年輕道人笑道:“貧道姓陸名沉,并無道號。平時稱呼陸道人即可。”

    少女輕輕點頭,瞥了眼年輕道人的道冠。

    年輕道人猶豫了一下,壯起膽子道:“那少年雖然有些事情,不合禮節,但是事急從權,加上貧道也不曾想到姑娘痊愈如此之快,故而有所冒犯的地方,希望姑娘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少女笑道:“陸道長,我不是蠻不講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打哈哈道:“這就好,這就好。”

    少女挑了一下眉頭,年輕道人的笑容便隨之刻板僵硬起來。

    她環視四周,眼神平淡。

    她隨口說道:“我聽說此洲鑄劍第一的‘阮師’,打算在這里開爐鑄劍,我就一路跟到這里,希望他能夠幫我打造一把劍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感慨道:“如果真是他的話,讓他親自鑄劍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女明顯也有些煩惱,“是很難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少年左手拎著一兜兜草藥包,右手拎著個小包裹,先象征性敲了敲房門,這才快步跨過門檻,將藥材放在桌上,輕聲道:“道長,你看看有沒有抓錯,如果有,我馬上去換。”

    少年始終拎著包裹,轉身望向少女,盤膝坐在木板床上的黑衣少女,與草鞋少年對視。

    黑衣少女平靜道:“你好,我爹姓寧,我娘姓姚,所以我叫寧姚。”

    草鞋少年下意識道:“你好,我爹姓陳,我娘也姓陳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有些神色尷尬,但是很快就坦然笑道:“我叫陳平安!”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 7m篮球比分繁体 球探比分 十一运夺金 华东15选5 新浪爱彩北单比分开奖 体育比分预测竞猜网站 球探网足球比分网 足球比分直播500 2013年1月12号nba比分 2012年欧洲杯即时比分 亿客隆彩票官网 总进球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亚洲指数 球探网足球技术 广东36选7 球琛足球让球即时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