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
劍來- 第十四章 五月初五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書名:劍來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年輕道人已經想好一大堆措辭,來應對草鞋少年那個“是誰”的問題,只是出人意料,院門很快打開,顯而易見,陋巷少年直接跳過了那個環節。

    泥瓶巷是小鎮最為狹窄逼仄的巷弄之一,道人的雙輪木推車不可能放在外頭攔路,好在陳平安看著骨瘦如柴,沒幾斤氣力,事實上膂力不小,幫著年輕道人將頗為沉重的推車,一起弄進了院子,并不如何費勁。從頭到尾,少年都沒有說什么,這就讓關上門后的年輕道人有些尷尬,這就像一個人厚著臉皮去登門借錢,主人好茶好酒好肉殷勤招待著,客人但凡剩下點良心,就會愈發難以啟齒了。

    年輕道人想著橫豎是難堪,不如來個痛快,就掀開覆在推車上的一張棉布褥子,露出一位身體側臥蜷縮的黑衣少女,歪歪斜斜卻不掉落的帷帽,仍然倔強遮擋著主人的容顏,不知為何,當掀開那層單薄被褥后,頓時有一股血腥氣撲面而來,陳平安這時候才發現她一身黑衣,隱約有鮮血滲透出來。陳平安倒是沒有想到一塊小小被褥,為何就能完全掩飾住這股濃重氣味,少年只是后退數步,問道:“道長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說道:“救人!她受了重傷,小鎮上無人愿意救她,也怪不得他們各掃門前雪,所以貧道思來想去,覺得你有可能會是例外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一語命中要害,問道:“她怎么受的傷?”

    道人臉不紅心不跳道:“貧道方才推車經過牌坊樓的時候,見這位外鄉年輕女子,竟然說是去對‘氣沖斗牛’這幅匾額進行拓碑,帶著拓包、刷子等物,蹭蹭蹭就爬上去了。至于拓碑啊,怎么說呢,就是這么個臨摹勾當,大體是讀書人吃飽了撐著,一時半會貧道也說不明白,反正這位小姑娘爬上去后,低頭彎腰坐在橫梁上,看得貧道心驚膽戰,只得停下來,時不時提醒她一聲小心,哪里想到她最后仍是太過入神,冷不丁,啪嘰一下,就結結實實摔在地面上了,你也知道,牌坊那邊地面,不比你們泥瓶巷,硬得跟福祿街青石板差不多,這下可好,摔得估計五臟六腑腸子都傷到了,貧道是出家人,必須要慈悲為懷啊,不能不管對不對?這一路過來,家家戶戶都嫌棄她一身鮮血,剛過完年沒多久,太晦氣,哪里愿意抬著她進家門,貧道也知道這是人之常情,所以這不實在沒法子,才找到你這里來,說句難聽的,要是連你也不愿收留她,貧道也不是什么能夠從鬼門關拉人的神仙,就只能等著那位姑娘咽下最后一口氣,再盡力找處地方,挖個坑,立塊碑,就當了事。

    道人故意講得語速極快,咬字也不清晰,顯然是想著把少年給兜圈子兜迷糊了,先蒙混過關再說。萬事開頭難,只要起個開頭,之后就能走一步算一步,天無絕人之路,總有柳暗花明的時候。

    陳平安眼神復雜,看了眼滿臉希冀的年輕道人,又瞥了眼死氣沉沉的黑衣少女,一番天人交戰后,點頭道:“怎么救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頓時神采飛揚起來,“得嘞!有你陳平安這句話,就算成了一半,別看她看著傷勢可怕,感覺像是閻王爺在生死簿上勾去姓名了,其實沒你想的那么夸張……當然了,方才貧道所說也句句是真,這其中涉及到種種玄機,譬如這位姑娘的求生欲望極其強烈,另外她身上好像也有些家傳門道,能夠護住她至關重要的心竅和丹室等,還有就是咱們小鎮,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,奇奇怪怪的玩意兒很多,吃了,或者抓了,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回過神,意識到自己泄露了很多天機,干笑道:“反正你也聽不懂,對吧?”

    少年認真道:“聽不懂,但是大多記得住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試探性問道:“所以你在屋子里一聽敲門嗓音,就知道是貧道這位擺攤的算命先生了?”

    陳平安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對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又好奇問道:“你記性很好?有多好?”

    少年看了眼奄奄一息的黑衣少女,年輕道人笑著解釋道:“她現在處于一種比較玄之又玄的狀態,不能隨意挪動身體,最好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將信將疑,“我看東西,比聽別人說話,更容易記得住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追問道:“打個比方?”

    陳平安想了想,“比如我們那座龍窯的窯頭,姚師傅,他的‘跳-刀’技術,是小鎮所有老師傅里最厲害的,我其實看一遍就記住所有細節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笑著接過話題,“但是你的手腳始終跟不上,對不對?”

    陳平安眼睛一亮,使勁點頭。

    年輕道人會心一笑,“那你有沒有想過,姚老頭的那手絕活,真正厲害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陳平安臉色晦暗,“以前怎么都想不通,后來劉羨陽跟我說,姚老頭說跳-刀這門手藝,想要做到最好,一定要心穩,而不僅僅是手穩。我聽到這些話后,就有些明白了。我之前太著急,越心急,手越亂,越亂就越容易出錯,一出錯,我看得一清二楚,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像姚老頭,接下去就更心急,所以在龍窯那邊拉坯,我一直是最差的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淡然道:“有句老話叫,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,可人家當師傅的,根本就沒想著把你領進門,你又如何修行?”

    陳平安搖頭道:“我手腳笨,不說跟劉羨陽比,就是一般的學徒,我也比不上。姚老頭看不上我,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士突然笑道:“陳平安,你知不知道‘心穩’兩個字,有多難悟?很難想明白的,你不可妄自菲薄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仍是搖頭道:“就像小溪里抓魚,我站在水深不到膝蓋的地方,彎個腰抓到魚,是抓。有的人水性好,到大深坑里一個猛子扎下去,憋氣很久抓到魚,那也是抓,同樣是抓到了魚,道長,但是這兩者不一樣的,對吧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哈哈大笑,不置可否,突然說道:“咱們可以救人了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愣在原地,年輕道人也愣了愣,“發什么呆,將那位姑娘抱到屋里床上啊!”

    陳平安紋絲不動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道人天經地義道:“當然是先幫姑娘換上一身潔凈的衣裳,然后再去藥鋪抓幾味補氣養元的藥材,到那個時候,就需要貧道親自出山,一展身手了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黑著臉問道:“姑娘醒過來后,我會不會被她打死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斬釘截鐵道:“不會!你可是她的救命恩人,世間豈會有如此忘恩負義之人?!”

    陳平安默不作聲。

    道人咳嗽一聲,氣勢驟降,“大概不會吧?”

    陳平安嘆了口氣,試探性問道:“隔壁家有個姑娘叫稚圭,讓她來做這些事情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無奈道:“不可以,問題癥結就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也沒有堅持,蹲在地上,雙手撓著腦袋。

    年輕道人突然問道:“你就有沒有想問的?你問出口的話,貧道未必可以全部解惑,但盡量挑一些可以回答的,如何?”

    陳平安嘆了口氣,起身道:“先救人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笑逐顏開,“善!”

    他悄然拂袖,將一柄蠢蠢欲動的飛劍,死死壓制在鞘內。

    陳平安背起少女往屋內走,將她輕輕放在墊有被褥的木板床上,先前被劉羨陽一屁股坐塌的木板床,剛剛修好沒多久,床底下墊了根板凳。

    年輕道人跟在身后跨入門檻,環顧四周,家徒四壁,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年輕道人一拍腦袋,出門去拿紙筆,準備開個方子讓少年去抓藥。

    回到屋子后,年輕道人搖了搖頭,故意不去看木板床那邊,心想著這貧寒少年,板上釘釘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。

    原來坐在床沿上的少年,已經摘下黑衣少女的帷帽淺露,露出一張滿臉血污的蒼白臉龐。

    所謂的七竅流血,大概就是說少年眼皮子底下這幅畫面。

    少年連忙起身,先從桌邊拿了條凳子放在床邊,然后快步跑去一處墻角落,那邊搭了一個小木架,整齊放著鍋碗瓢盆,木架旁邊,有一只覆以木板遮擋蚊蠅的小水缸,水缸裝滿從杏花巷鐵鎖井那邊打來的井水,少年拿了只木盆和葫蘆瓢,蹲在水缸旁,從陶缸里勺出清水快速倒入木盆,然后將一塊干凈棉布搭在盆沿上,端到床邊放在凳子上,開始幫摘去帷帽的少女擦拭血污。

    年輕道士轉過頭,揚起手里一張紙,“福祿街那邊有家小藥鋪,你拿這個方子去抓藥。”

    少年疑惑道:“道長先前不是說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一臉懵懂,眨眨眼道:“對啊,貧道是說讓你抓藥的時候小心一些,不要過于高調張揚,以免弄得滿城風雨,壞了姑娘的名聲。”

    陳平安哦了一聲,一邊清洗棉布一邊問道:“道長有沒有抓藥的錢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頓時緊張起來,“你沒有?”

    陳平安將木盆放在桌上,把一枚不知從何處取出的金色銅錢,輕輕按在桌面上,“道長,我拿著個跟你換普通銅錢,至于怎么個換法,道長你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思量片刻,“桌上這顆銅錢,就夠買藥方上的東西了。貧道這就去給你取錢。”

    很快道人就拿回一袋子普通銅錢,還有幾粒碎銀子,一股腦交給陳平安。

    陳平安叮囑道:“這盆水,回頭我來倒,道長不用幫忙,住在隔壁的宋集薪,比較喜歡新鮮事情,讓他瞧見了,不好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鄭重其事道:“陳平安,你難道就沒有想問的問題?”

    陳平安站在原地,大致掂量過銅錢和碎銀子,做到心中有數后,小心翼翼收起來,眼神示意出去說話,兩人走出門檻后,草鞋少年抬起頭,緩緩道:“我知道你們都不是常人,姚老頭很早喝醉酒就說過,我們小鎮不同尋常,哪里都奇怪,人人都奇怪,但是什么地方奇怪,姚老頭也說不出個什么來,我當然就更不懂了。這次顧粲說那個說書先生,一只普普通通的大白碗,能倒出一大缸的水,顧粲雖然挺惹人煩,可這件事情,我知道他沒有說謊。就像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停頓了一下,繼續說道:“就像今天有個子很高的女人,在門外這條巷子里,她用手指彈了我額頭一次,手掌拍了我心口一下,最后她說我很快就要死了,我知道她說的話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年輕道長臉色沉重。

    陳平安最后說道:“道長說你寫的符紙,燒了后,能夠給我爹娘帶去好運,我其實是相信道長的。所以道長找上門來,說讓我救人,我剛才沒有說什么,但是我希望道長答應我一件事情,如果答應,接下來道長不管要我做什么,都沒有問題,如果道長不答應,這趟抓了藥方,再幫道長煎完了藥,我就會趕人了。”

    道人問道:“什么條件,你說說看。”

    給人印象一直很平穩老練的少年,竟是有些忐忑,回答道:“我爹娘去世得早,當時我很小,不知為什么,小時候很多事情,我都記得,就是我爹娘的模樣,總是模模糊糊,記不真切。后來吃了一段時間的百家飯,是靠著街坊鄰居才活下來的,有一次我無意見聽人說起,說我是五月初五那天出生的,聽他們口氣,應該不是一個怎么吉利的日子,隔壁有個人說得更直接坦白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一直在繞彎,停了停,終于直奔主題,低下頭,語氣沉悶,“幫道長救了人之后,如果,我是說如果,如果我有天突然死了,道長能不能幫我下輩子投胎,還投胎做我爹娘的孩子?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陳平安咧嘴一笑,撓撓頭,“不行就算了。確實,天底下哪有這樣的事情,是我為難道長了。”

    道人苦笑道:“那位姑娘咋辦?”

    陳平安猛然轉過身,背對著道人,揚起拳頭揮了揮,破天荒開起了玩笑:“她長那么俊俏,不救是傻子!”

    年輕道人望著故作輕松、推門離去的草鞋少年。

    走在泥瓶巷里的少年,好像想起了誰,一下子就淚流滿面了。

    月票雙倍計算

    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,捧場支持一下吧~投月票也可以哦!

    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

    捧場500縱橫幣

    捧場10000縱橫幣

    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 广西快乐10分 nba雪缘园 今日竞彩比分推荐预测 1zplay电竞比分直播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 陕西快乐十分 体彩20选5 甘肃11选5 安徽快3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一般比赛能多少分 日本棒球比分台湾 任选9场 黑龙江6+1 7星彩 广东快乐10分 山西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