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
遙望仙途- 第47章 讓登徒子去試煉

類別:武俠修真 作者:江霖飛影 書名:遙望仙途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束逸才說的是云淡風輕,而且故意把這件事情說成是他們在背地里談論自己的樣子,仿佛也是間接在說,他們不敢當面指責他。

    岳清漓聞言,微微瞇起了雙眸,望著束逸才的眼神也帶了一絲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可是束逸才仿佛是絲毫不知道岳清漓的不滿,或者說是故意無視了她的態度,反而很有精氣神地看著被他困在陣法之中的玄蕊。

    若是在平時,玄蕊一定是會跳腳,但是現在,不行。

    玄蕊睜大了雙眸,似乎也有些詫異為什么會在這里再次看到束逸才。

    她剛才和大師兄說的那番話,恐怕也是被束逸才給聽了進去,這就讓她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可姜隱塵卻是絲毫沒有被抓住把柄的樣子,他也十分淡然地望向了束逸才。

    岳清漓看著姜隱塵的眼神,就知道今天恐怕又是要迎來一場腥風血雨了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……”岳清漓本來是想先去看看玄蕊的狀況的,很明顯,這時候姜隱塵都已經過來了,可是玄蕊的陣法還是沒有被破掉,這就說明,束逸才所使用的方法,就算是連姜隱塵,都沒有辦法立刻就破解掉。

    她看著仍然是被困在陣法之中的玄蕊,不由得有些擔心地蹙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玄蕊倒是也發現了岳清漓的擔憂,她對著岳清漓搖了搖頭,讓她不要擔心自己,隨即才諷刺道:“我還以為有些人,把我困在這里就不管了,現在看來,若不是我家小師妹的話,也不見你有多少良心。”

    這話說的,束逸才聽在耳里應該也是有一定的抵觸情緒的,可是他偏偏沒有。

    “師伯教訓的是。”

    束逸才微微低了頭,手中的扇子也被他收到了懷中,似乎是有些好笑,他望著玄蕊的臉,發現對方似乎還是沒能破解掉他所布下的陣法,這樣的認知,就讓束逸才放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沒事,只要能夠看清楚這冥骨門上下門人的實力,對他而言也是一種不錯的美事,反正現在閑著也是閑著,他既然不能好好的問那盛遠明,現在既都已經來到了冥骨門,也是應該好好觀察一下冥骨門之間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而岳清漓聽著玄蕊的這句話,卻是覺得有些刺耳了。

    不過她也什么都沒有說,而是任由玄蕊去嘲諷。

    反正小黑師姐說的人不是自己,又有什么關系呢,就算是說的她新收的徒兒,可這個徒兒的來歷可謂是古怪的很,到底是不是朋友,若對方對他們冥骨門是有著非分之想,或者是想要把他們的底細全都摸清楚……這樣,恐怕還比較難說。

    這邊岳清漓倒是已經想的比較清楚了,雖然她沒有說話,可是站在一旁的姜隱塵,他的眉頭稍微蹙了起來,像是在打量著什么,他一直在盯著束逸才看,可是都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姜隱塵才冷聲道:“你喊我們什么?”

    他可聽得是一清二楚,剛剛這個束逸才,喊他們師伯。

    開玩笑吧?這樣的輩分怎么可以亂喊?他又不是冥骨門的弟子。

    玄蕊聞言也是一愣,她剛剛和大師兄交流了那么半天,全都是以為在說束逸才的陣法,而且她也是對束逸才的修為,有一些畏懼。

    畢竟之前,束逸才是揚起了一抹真火,把她的身體差不多是摧殘了不少,現在又施展了那樣的一個陣法,恐怕……這人的修為,還是在她所想象的之上,甚至是還要高出不知道多少來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登徒子、淫賊!”玄蕊望著束逸才,暗暗地罵了這么一句話來。

    束逸才:……

    這可真的是棒極了。

    怎么就突然被罵了,而且還是被罵成這幅鬼樣子!

    束逸才無奈地嘆息了一聲,可他絲毫沒有看向玄蕊,仿佛多看她一眼,他都覺得嫌惡一般。

    “師伯說誰?”

    這四個字一說出來,玄蕊便是繼續冷笑了一聲,道:“你說我在說誰?你現在還好意思和我打馬虎眼兒?無恥淫賊,你方才那般對我——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,難消我心頭之恨!”

    岳清漓:……

    這是……什么情況……

    為什么她聽得是云里霧里的,而且十分不真實?

    這是怎么一回事,雖然說束逸才是把人給留在了這里,但是這樣的一個陣法,不就是已經困住了小黑師姐嗎?怎么小黑師姐突然說……什么淫賊?

    莫非……他們二人之間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?

    岳清漓想到這里,心里也是冒出了點點疑問,她看著眼前的兩個人,一個是滿眼的憤恨之情,另一個倒是一派的云淡風輕,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。

    這可真是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黑師姐,莫非你們二人在此處……”岳清漓揚起了眉頭,這般說著,故意沒有把話給說全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玄蕊的臉色就突然變得通紅起來,她雙手緊緊握著,似乎是在隱瞞什么真相,但是又無從解釋,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仿佛也是破罐子破摔了,便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和這個淫賊之間,完全是一點兒關系都沒有!完全沒有!”玄蕊這般叫著,而且還是故意喊了兩遍,岳清漓聞言,倒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明顯就是此地無銀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們二人是不是真的到了那一步……岳清漓不由得想入非非,但是姜隱塵的接下來的一句話,卻徹底是打斷了岳清漓的思緒。

    “小師妹,你收他為徒了?”這一句話,姜隱塵問的是高深莫測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十分的低沉,仿佛是就在等岳清漓點頭,而只要岳清漓一點頭,他就會拂袖而去似的。

    這一點,岳清漓也是無比的清楚的。

    可她不想讓他失望,更不想讓他就此離開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岳清漓立刻就搖了搖頭,十分真誠地看向了姜隱塵。

    束逸才:……

    這可真的是好極了。

    束逸才聽著岳清漓的這個回答,也是立刻就瞇起了眼睛,似乎是在打量岳清漓這話說的到底是有幾分真心、幾分假意。

    “師父,你這樣,似乎是不好吧?”束逸才心中有氣,他本來就已經是威逼利誘了,甚至是都已經獲得了岳清漓的首肯,現在岳清漓卻倒戈了?

    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岳清漓也是啞然。

    這可真的是……讓人頭疼,她只是不想讓姜隱塵為難,更是不想讓姜隱塵立刻就離開,因為她心里總是有一種預感,那就是姜隱塵……還有玄蕊,他們都不喜歡這個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更別說,這個束逸才還偏偏是要黏著她,要拜她為師了。

    姜隱塵淡淡地看著岳清漓,似乎是在等著她再一次的回答。

    岳清漓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束逸才睨了她一眼,走到了她的身邊,佯裝是在撒嬌的樣子,實際上卻是讓岳清漓再度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根骨丹。

    岳清漓看了這個東西,心里更是難受了。

    怎么突然就變成了自己受制于人的場面了!要不是這個身體實在是過于薄弱,她才不會在此糾結!

    岳清漓在心里是叫苦不迭,但是她沒有很明顯地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姜隱塵,已經是注意到了他們之間的小動作。

    姜隱塵默默地看了一眼岳清漓,而她眼里的為難,也被他立刻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小師妹,收徒也算是一種歷練,多一種經歷,對你而言也是一種好事。”姜隱塵這般說道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句話,岳清漓也是知道的,姜隱塵這是妥協了。

    但她不清楚,為什么姜隱塵會妥協。

    難道是怕她為難嗎?

    岳清漓糾結了一會兒,看著姜隱塵,可是他沒有再多說什么,眼里的那抹溫和的情緒,讓岳清漓看的有些心安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我收他為徒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岳清漓這般說著,卻正好捕捉到了身旁束逸才的那副明顯不能茍同的神色,她咳嗽了一聲,才繼續說道,“只是我們這個收徒,應該和之前的不太一樣。”

    她當時是被師父直接帶回來的,而師父這么口頭一說,她就已經是冥骨門的一份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束逸才不一樣,他沒有見過師父,也算是他們這一代弟子的下一代徒弟,這輩分似乎也是有些亂了。

    “師父當時確實是有定一套歷練的流程,若是真的能夠照著這個流程做了,倒也可以入我冥骨門下。”姜隱塵點了點頭,眼里也帶了一絲真誠的意味。

    岳清漓覺得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這和之前,她所想的似乎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多謝師伯。”束逸才根本就沒有給岳清漓反應時間,而是直接笑了一下,說道,“那師父,我們走吧。”

    走?走去哪兒啊?岳清漓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她怎么不知道有這么一套規定?

    但是看著姜隱塵那副肯定的樣子,她一時也有些拿捏不準,這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岳清漓轉過頭去看著玄蕊,而玄蕊也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說起來,玄蕊的臉上,似乎還有一些幸災樂禍,仿佛是生怕這束逸才不答應似的。

    這什么情況。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