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
盛唐紈绔- 第298章 開始爭奪(第2更)

類別:歷史軍事 作者:憤怒的妖姬 書名:盛唐紈绔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長安城,天空陰沉,萬里無云。

    臨十三巷。

    一道冷灰色女子人影,手持一把嶄新唐刀,英姿颯爽地來到洪幫大門前,然后駐足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冷面花?”

    洪幫大門前的守門弟子,看清了冷面花的面容之后,當場小心警惕地握著唐刀,肅然問道,“冷面花,咱們雙方,素來井水不犯河水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冷面花淡淡瞇眼,也沒有去看人,而是盯著屋內,語氣毫無波動地說道:“魚龍幫行事,閑雜人等閃開,可免一死!”

    “魚龍幫?”

    突然間蹦出來的一個新幫派,直讓門前的守門弟子,滿臉都是錯愕之色。

    魚龍幫這個幫派,他們還從來都沒聽人說過。

    似乎之前也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冷面花現在,已經加入了別的幫派?

    又或者說,冷面花的獨孤幫,改了名?

    現在叫做魚龍幫?

    盡管他們心中并不知情,但他們知道一點,冷面花的實力,很強。

    因此,守門弟子不敢有絲毫懈怠之心,趕緊出聲道:“冷面花,你在此稍等片刻,咱這就進去通知幫主!”

    “最好滾開,我不想濫殺無辜。”冷面花淡漠說道。

    扔下這么一句話,她便立即抬腳,準備進屋。

    兩邊的守門弟子見此,頓時就緊眉一皺,二人相互看了對方一眼,手中唐刀微緊,隨時都準備出鞘一般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守門弟子,沉臉說道:“冷面花,咱們江湖人,江湖規矩總是要講的吧?”

    “滾,好嗎?”冷面花淡淡說道,掃了那守門弟子一眼。

    守門弟子頓時沉眉一怒,立馬就要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但就在這時——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人聲還停留在半空之中,冷面花已然拔刀、出鞘,同時一刀砍過。

    一股殷紅的鮮血,漂浮在半空中,化成一道優美的弧線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魚龍幫行事,閑雜人等閃開,可免一死!”冷面花再次淡淡出聲,單手提著唐刀,也不顧邊上的另外一名守門弟子,直接抬步進屋。

    而那弟子,瞧見冷面花突然出刀殺人,卻是早就被嚇得渾身顫抖,哆嗦地咬著牙,不敢貿然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他只看到,冷面花剛才拔刀出鞘,然后……另外一名守門弟子就死了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他都沒有看清楚……冷面花是如何殺人的。

    “魚龍幫?這特娘地,到底是個什么幫派?”幸存下來的弟子,心中吃吃地嘀咕道,看著冷面花的背影,完全不敢動了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一動,冷面花轉身又是一刀。

    洪幫,府宅院內。

    看見冷面花手中的唐刀,還在不斷地滴血,并且如若無人之境般走了進來,頓時就嚇得不少弟子紛紛閃開,同時,有弟子快速跑去通知幫主。

    大殿內,正在高興喝酒的洪大,瞧見有弟子慌忙跑來,且神色異常,頓時微怒道:“慌慌張張地,成何體統?怎地這般沒規矩!”

    “幫……幫主,不好了!”

    弟子顫顫驚驚地聳著肩,又咬著牙,語氣結巴地說道,“冷面花一個人,殺……殺進院內來了,她說是:魚龍幫行事,閑雜人等閃開,可免一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頓時間,洪大等人大吃一驚,眉梢也倏然擰緊成一股麻線,手中端著的酒碗,瞬間也‘砰’地一聲砸在桌上,酒水濺得四處亂飛。

    他們洪幫與冷面花,素來無冤無仇,怎么會得罪了冷面花?

    而且今日,她還只身一人,殺進他們洪幫來了?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個情況?

    洪大想不清楚,但她知道,一旦冷面花親自出手,不是有人花錢買他的人頭,就是他們幫派,何時與冷面花結仇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冷面花也不會貿然殺來。

    “走,趕緊隨我出去看看!”洪大不敢遲疑,立馬抓起手邊的唐刀,同時帶著五個兄弟,一同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洪幫大殿,內院之中。

    冷面花只身一人,手持唐刀,毅然站在中間。

    四周雖然有不少的洪幫弟子,手中唐刀紛紛握緊,但卻并沒有一人,敢貿然上前去對冷面花動手。

    他們都怕死!

    ‘冷面花刀一出鞘,必然見血’這個江湖傳聞,他們不敢不在內心好好地掂量一番,而且冷面花是出了名的殺人無情。

    要不然,也不會有‘冷面花’這個人送外號!

    “冷面花?”

    從大殿內走出的洪大,挺著個酒桶大肚子,雙眼瞇緊地盯著冷面花。

    同時,他又掃了眼正在滴血的唐刀,洪大倏然凝眉。

    “咱們兩派,向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,你今日孤身殺進我洪幫,這算幾個意思?”當頭一開口,洪大就是一陣怒斥。

    “我且問你。”沒有回答洪大的話,冷面花手中唐刀微舉,刀尖對準洪大身前,淡淡出聲問道,“意圖謀害杜相公性命之事,你是否知情?是否也有參與其中?”

    “謀害杜相公?”洪大咧嘴一笑,一下就想起了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這件事,一直都是讓洪七去負責。

    只要毒死了杜相公,就能夠有一大筆的銀子進賬,誰不愿意去做?

    更何況,洪七是他們幫派的用毒高手。

    一旦讓洪七出手,他又用銀毒,去給杜如晦下毒,這個世界上,基本還沒有什么人,能夠查清楚其中的狀況。

    洪大也就暗中默許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,讓洪大有些沒想到的是,冷面花今日殺來,居然是為了這事兒?

    “呵呵,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洪大雙手叉腰一笑,同時看向冷面花,出聲嘲諷道:“冷面花,你何時變成朝廷的走狗了?難不成,你今日殺進我洪幫,就是特地來為杜相公報仇?”

    起先,冷面花還有些不信,但看著洪大的表現,冷面花信了。

    李逸沒有說謊!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經知情,那么接下來,一切就都好辦了。”

    話聲一落,冷面花淡淡揮動了下手中唐刀,幾乎一字一句地說道,“我,魚龍幫副幫主,領幫主之命來殺你,還有毒害杜相公的一干人員。”

    說聲間,冷面花已然出刀,腳步一蹬,猛地沖向洪大。

    嘶-

    一道破空之聲,忽然響起。

    洪大沒想到,冷面花會突然動手,眼見唐刀即將殺到,嚇得他趕緊側身一閃,這才好不容易躲了開。

    但冷面花的第二招,已經再次襲來。

    洪幫之人,根本就沒有一個人,是冷面花的對手。

    洪大也不是冷面花的對手。

    錚!錚!

    只不過交手第二招的空隙,冷面花已經一刀劈過,刺穿了洪大的胸膛,同時飛身一蹬,洪大當場‘嘭’地一聲摔地,斃命!

    死得猝不及防,毫無反抗之力!

    “你們之中,還有誰……知道此事?參與下毒之人,最好是現在,自己主動站出來。”

    冷面花提著唐刀,刀尖對著四周眾人一轉,淡聲說道,“若是你們之中的其他人,有誰妄圖對我動手的,我——-魚龍幫副幫主,殺無赦!”

    一股無形的威嚴,從冷面花口中淡淡傳出,瞬間就穿破了冷驟的空氣。

    這一幕突然而來的變故,看得不少弟子滿臉錯愕。

    待他們反應過來,這才發現洪大已死。

    “特娘的,居然敢殺咱們老大?!”副幫主洪二,頓時沉眉一怒,提著手中唐刀,沖身邊之人大喝道,“都特娘地愣著干什么,還不趕緊給我上,殺了她替幫主報仇!”

    剎那間,便有不怕死、忠心于洪大的弟子,立即持刀而沖。

    約莫十來個人,紛紛揮刀砍向冷面花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”

    看著殺來而來的人,冷面花眉也不沉,眼也不瞇,只見她身形閃動間,手中唐刀便如同割草一般,不到半盞茶功夫,瞬間砍殺一地。

    所有沖上去之人,全都被一刀砍死!

    提著的刀面傷,一道道殷紅的鮮血留下,看得煞是驚人!

    洪幫內的所有人,全都驚了。

    全都不敢再亂動一下。

    “這特娘的,冷面花的功夫,怎地會如此之高?十多個人與她交手,她卻完全如同切菜一樣簡單!”

    “老子可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媽的,要殺他們去殺吧,老子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“冷面花自己說,她好像是什么魚龍幫的副幫主?這是新幫派?還是換了個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洪幫的弟子,紛紛交頭接耳,但此時此刻,再也沒有一個人,敢貿然上去動手。

    洪二等人,也是當場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知道,冷面話的功夫很強,但他們還從來沒有親眼見過,如今一見,才發現冷面花的功夫,竟然是如此之強!

    只憑借一人之力,沒過半盞茶的功夫,便已經斬殺十多人!

    「這特娘地,是殺人機器嗎?」

    此時,洪二也畏怕了,盯著冷面花的同時,洪二顫聲問道:“冷面花,你到底受何人指使,來殺咱們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說了,魚龍幫幫主之命!”冷面花淡淡說道,似乎之前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    淡定自若!

    “你不是獨孤幫嗎?怎地又變成魚龍幫了?”另外一名洪幫的副幫主,洪五問道。

    冷面花沒有搭理,而是看向洪二等人,淡淡道,“廢話少說,毒害杜相公之人,趕緊給我主動站出來,否則,我今日,必讓洪幫,從江湖之中除名!”

    嘩啦!

    頓時間,洪幫的人,全都左右對視著,開始詢問對方,到底是誰毒害了杜相公。

    畢竟冷面花剛才說了,若是沒人主動站出來,她便要讓洪幫除名。

    這就是要全都殺了啊!

    “是誰?是哪個王八蛋做的?趕緊站出來!”

    “不錯,有本事做,就有本事承認,別當縮頭烏龜兒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!”

    洪幫的人,全都紛紛亂喝起來,只不過,洪二等人的面色,卻是倏然就凝緊了,相互看了看身邊幾人,說道,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別沖動,只要咱們不主動站出來,冷面花就找不到咱們!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說了,若是不主動站出來,就要讓咱們洪幫,從江湖上除名啊?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,咱們若是主動站出,死得更快,一旦等她動手,咱們趁機就逃!”

    “說的也是這個道理。”

    洪二等人相互嘀咕著。

    半晌時間過去,沒人站出。

    “看來,你們是想全都一起陪葬了吧?”冷面花頓時凝眉,深吸一口氣,掃了一圈院內眾人,淡淡說道,“既然如此,那我,就滿足你們!”

    扔下這句話的同時,冷面花瞬間持刀而沖,方向不是別處,正是洪二等人。

    所謂‘擒賊先擒王’這個道理,冷面花也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時,一道破空聲,卻是在忽然間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之而來的,是一柄冰冷的利箭。

    ‘噗嗤’一聲。

    利箭從房頂上飛來,搶先在冷面花出手的前面,當場刺破洪二的腦門心,第二支箭支,也瞬間襲來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又是一聲響動。

    洪二身邊之人,也立馬斃命。

    “是誰?”

    就在這片刻功夫間,院內的所有人,全都朝著房頂四處而看,但見一道蒙面人影,正手持弓箭,站在屋頂之人,淡淡開口:“魚龍幫副幫主,冷面花聽令,毒害杜相公之人,就是他們為首幾人,其余人若是投降魚龍幫,可面一死!”

    話聲剛落,屋頂上的男子,又是一箭射出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利箭鉆入了另外一名副幫主腦中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反應過來,就連冷面花也是一愣,心中暗道,“原來,李公子早就準備,我還以為,魚龍幫就只有我一人呢!”

    心中暗道間,冷面花點頭道了聲“是!”,隨后身形一閃,為首的副幫主幾人,全然斃命!

    “爾等投降,還是繼續反抗?”冷面花淡淡轉身,看向其余洪幫弟子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