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
惡女休夫-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

類別:科幻小說 作者:柔錦 書名:惡女休夫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刑蓮歌與楚天問在吉園大街的遼香樓吃了頓飯,完了楚天問轉身又要去花樓,被刑蓮歌一把揪住后衣領子:“哪兒去?”

    楚天問回身要拍掉刑蓮歌的手,可刑蓮歌今非昔比,在楚天問看來那手如鐵鉗子一般,不動如山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放開!多不雅!”他只好氣急敗壞地叫起來。

    刑蓮歌松開手,推了楚天問一個趔趄,冷冽道:“你還想不想好了?”

    楚天問剛想脫口罵刑蓮歌學了一身兵痞氣,聞言愣了下,訕訕地道:“我哪里不好了?我這不好好地嗎?”

    心虛地瞥了刑蓮歌一眼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只得道:“李小仟前頭還跟我說來著,你若是耐得約束,五城兵馬司倒也是個好去處。”

    楚天問便站住了,半晌才道:“怎么好端端說起這些來?”

    又消沉道:“你瞧我這樣去了不遭人恥笑?”

    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悵然,意氣全無。

    刑蓮歌“嘖”了一聲,這個人腦子還是欠缺些!

    手臂搭上楚天問有些駝的肩背:“李小仟說你可以去,你還不能去了?!”

    楚天問心中豁然一道閃電般的明光。

    會意地轉頭看向刑蓮歌那雙依舊帶著點頑皮卻又通透的眼睛:“小仟兒這是在幫我?”

    刑蓮歌笑了笑:“去不去?”

    楚天問低頭沉吟,他到底也是在權貴圈子里滾打長大的,心里怎會不清楚,李小仟讓他去,定然不會是無緣無故地。

    “去,她拉拔我,又是正經差事,我若是不識趣,以后她可不屑再理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點點頭:“她說,你不是那種爛泥扶不上墻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問心下感動,可到底眼下已不是什么都寫在臉上的少年郎了,反嗤笑道:“謝了!什么都被你們看透了!”

    刑蓮歌抿嘴一笑,兩人又說了幾句話,方各自回府。

    刑蓮歌回到儲思院,剛要吩咐沐浴,卻不想他的大丫鬟英兒神色不安地道:“七爺,你今兒倒回來的早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見她模樣古怪:“怎么?有事瞞著我?”

    英兒瞋了他一眼,只得拉了他悄悄地道:“郡主被老太太罰跪了,兩個時辰!”

    說著,伸出兩根白嫩細長的手指來。

    刑蓮歌震撼出聲:“什么事?!”

    聲音略大略迅猛,反將英兒唬了一跳,拍了拍胸,又搖了搖頭咕噥道:“老太太罰人,還需要理由么?”

    說著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刑蓮歌不可思議地問道:“現如今還跪著?”

    英兒遂道:“可不是?!申時末起跪的,眼下不過戊時正,還有兩刻鐘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五哥呢?也不想想辦法?”

    英兒嗐道:“五爺眼下尚未回府呢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頓覺得方才喝的酒酒氣全涌到了臉上,抓狂地跺了下腳,轉身就朝蘭陵長公主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英兒忙命人前頭打了燈籠,她也急步跟著:“老太太那小佛堂,多少年沒人在里頭誦經禮佛了,又陰又潮,郡主嬌身慣養的,可怎么吃得消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腳下越發著急起來,待來到正院前,他忽然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,天色暗黑,英兒緊跟在后頭留神著腳下,“咚”地撞到刑蓮歌背上,鼻子又疼又酸,淚花閃啊閃。

    “七爺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轉過身來,見英兒正掩著鼻子,當下“喲”了聲,伸手替英兒揉著鼻子道:“對不住,沒打招呼就停下。”

    英兒生得濃眉大眼,也是有點虎頭虎腦:“我不礙事,七爺的事是正經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想了想道:“你不要跟著了,回去吧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英兒“哦”了一聲,刑蓮歌人已經進了院子。

    英兒遂留了一個小丫鬟:“仔細瞧著里頭的動靜,有什么不對趕緊回來通報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這邊急匆匆進了正房,便是一通高喊:“娘親、娘親……”

    一路喊進去,座上卻不見蘭陵長公主的人影,只齊國公坐在平時的位置上,正在燈下挑著一雙鳳眼瞪著他。

    刑蓮歌對齊國公多少還是有點怕懼的。

    當下怔了下,還未回神,身后卻驚聞蘭陵的聲音:“做什么慌慌張張地,成何體統?!”

    刑蓮歌幾乎跳腳地返身:“哦喲娘親,您怎么走路悄沒聲息的。”

    蘭陵見這小子受了驚嚇一般,倒氣笑了:“我問你呢,這么晚了倒還有心來給你爹爹與本宮請安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也沒什么不好意思地,行禮道:“兒子給國公爺和娘親請安。”

    蘭陵便道:“這么晚才回來,又去哪里胡吃海喝去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去不得?”刑蓮歌自然沒有這些閑扯的心思,因道:“老太太將小仟兒關進了小佛堂罰跪?”

    蘭陵知道他素日與李小仟沆瀣一氣,于是正色道:“什么小仟兒?!如今她嫁給了你五哥,便是你正經的嫂子,以后可不能再這么叫了,讓人聽了去還以為咱們家沒規矩的呢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不意蘭陵不說正事,反顧左右而言他地忙著挑刺,心下暗道不好,臉上卻堆了笑道:“娘親說得是,我不過是叫慣了順口而已,以后改了不就是了?”

    蘭陵方嗯了一聲,卻又聽刑蓮歌道:“小、五嫂子哪里招惹到老太太了?”

    遂朝他看了眼,這小子,用的是招惹,而非觸犯!

    “她昨兒個給老太太敬茶,不過多跪了一會兒,便攛掇著你五哥給她去向老太太告假,免了她兩日的晨昏定省。今日老太太送了藥與推拿的人過去,她卻百般推辭著不用,老太太察覺自己被欺瞞了,認為此風不能長,便教為娘小懲大戒,罰了她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更驚訝了:“推拿?老太太送了哪個過去?”

    蘭陵也不免好笑,臉上卻不顯:“是她娘家楊老太太身邊的一個小丫頭,聽說是老太太用慣了的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深深吸了口氣,老太太也太會作踐人了!

    不察之下又道:“小仟兒……”看見蘭陵警告的目光,忙改口:“不過是躲個懶免了一日請安而已,昨兒誰都瞧見了,確實跪久了不是?女孩兒家嬌嫩,歇個一兩日的有什么奇怪的?”

    蘭陵哧地笑了:“她錯在不該誆騙了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刑蓮歌不以為然地道:“這也算是誆騙么?老太太被人騙的還真不多。”

    齊國公瞪眼呵斥道:“怎么說話的?!”

    刑蓮歌不服氣地道:“李小仟打小就是這么胡作非為的,老太太今兒罰狠了,明兒她使起氣來,拆了老太太的榮福堂都是有的——娘親,趕緊讓老太太放人吧。”

    蘭陵不急不忙地道:“她自知理虧,眼下不正在小佛堂里乖乖地受罰著嗎?”

    刑蓮歌雖急出一頭汗,思前想后,他還從沒見李小仟吃了虧不吭聲的呢,那她為何今兒讓跪就跪了?

    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