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

天神訣- 第1627章 無法打敗,有死無生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太一生水 書名:天神訣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itwux.com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楊青玄嚇了一跳,急忙收回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但亞岱爾卻炸毛了,受了極大的刺激一般,嘶吼一聲就撲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子夜身影一晃,就擋在楊青玄面前,眉心紫瞳張開,大片黑火射向雙手,“呼哧”一聲就化成兩座火山,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子夜再雙手一合,黑火旋轉之下,演化成一朵巨大的花,降臨在身前,隨后雙掌齊齊拍出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鬼尊在另外一側踏步上前,百鬼夜行從身上抽了出來,無數陰森鬼氣擴散,小鬼上下竄動,一劍就斬了上去。

    黑花與鬼劍,直接將空間排開,轉瞬而至。巨大的力量,使得天地震顫。

    亞岱爾魁梧的身軀往前一震,沒有任何章法和招式,就是普通的雙拳一遞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兩道砂鍋般的拳頭下,強大異常的兩招,瞬間就被壓制住了。

    子夜和鬼尊同時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鬼尊還好,自己曾經就是千界之主,自然明白高階界王和中階界王之間的差距。

    亞岱爾面露惡相,拳頭猛然一握,在身前震動一下,再次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拳勁插-入兩招之內,黑花和鬼劍一齊炸裂,強大的拳風穿透而上,將子夜和鬼尊的力量完全撕裂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“

    子夜和鬼尊都是渾身一震,子夜更是噴出一口血來,臉色蒼白,眉心的紫瞳都暗淡許多。

    鬼尊身上的魂光閃爍下,肌肉骨骼發出“咔嚓“的可怕聲音,面露痛苦猙獰之色,顯然也受傷不輕。

    但兩人的身影只是晃了下,竟沒有退一步,如蒼松勁柏,擋在楊青玄面前。

    楊青玄心中大急,猛地咬牙喝道:“快走!“便直接化作遁光要走。

    他知道此刻最明智的做法,就是自己趕緊逃走,這樣就不會拖累子夜和鬼尊,以及其他人。

    只是剛身軀一動,就被一股絕強的威壓凌空懾來,將自己鎮住。

    “在本座面前,區區不朽境的螻蟻,居然可以生出逃走的妄念,這是在癡人做夢嗎?“

    亞岱爾沉聲一喝,紅芒在眼里閃爍,雙手再次拍出。

    兩道漩渦在掌心下浮現,齊齊壓在子夜和鬼尊身上,強勁的沖擊力排空而去,如同兩道風旋,直接將他們震開。

    隨后便一步上前,來到楊青玄面前,伸手抓去。

    “此人你不能殺!”

    昃晷一直在冷眼觀望,突見楊青玄陷入危險,身影一閃就飛落下來,擋在楊青玄前面,揮掌就拍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六星之力也想擋我?滾開!”

    亞岱爾變爪為掌,狂暴的掌風劇烈壓縮,最終成一線,散發出極為可怕的氣場。

    昃晷臉色大變,六星與七星,雖只是一星之差,卻是中階跨越到高階,真正成為這個世界巔峰的存在,這道鴻溝之大,不亞于從窺真進階界王。

    當下昃晷連退數步,至無路可逃,再退就撞到楊青玄身上了,這才穩住雙腳,半蹲下身軀,雙手結出一個古怪的印記,全身一塊塊蛇鱗暴起,呈龜蛇之狀,隨后雙手拍出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亞岱爾的一掌落在昃晷前方,可怕的力量驟然炸開,裂地千里。

    但卻被昃晷雙掌之力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并且昃晷沒有后退半步,反而整個雙腳都陷入地面,炸出兩個巨大的深坑。

    亞岱爾一驚,自己明明比對方高出一星,而且是至關重要的一星,怎么還會被對方擋住?

    心念電轉之下,手臂竟被昃晷一下擒拿,然后往遠處一震,直接推開了十余丈遠。

    昃晷這幾下動作一氣呵成,做完后就從深坑內跳出,轉身一把抓住楊青玄,化作遁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沒有本座的允許,誰也別想走!”

    亞岱爾張開口來,吐出虛光脈沖,一下將天空渲染成七彩顏色,勢不可擋的擊落而去。

    昃晷心頭大駭,這虛光脈沖被不同的境界施展出來,威能完全不同,此招在七星界王手里,足以毀天滅地了。

    不得已,扔下楊青玄,昃晷再次轉身,大吼著一拳擊出。

    楊青玄驚望過去,昃晷的拳頭上,同樣有暗色的星戒,并且一拳打出玄武虛影,其內有七星閃爍。

    “難道他的星戒內,也有七位星宿?”楊青玄暗想道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虛光脈沖擊在拳影上,龜蛇咆哮,兩股力量混在一起,化作巨大的光團,暴戾的能量如雷蛇閃爍其上,噼啪炸開。

    周圍的空間頓時被劈成無數片段,毀滅性的力量發散開來。

    強絕的余波下,楊青玄大駭,若非有昃晷擋在前面,這般可怕的力量,就算祭出戊己杏黃旗,怕也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突然,昃晷魁梧的身軀一下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后便出現一張猙獰的猿臉,昃晷竟被亞岱爾直接抓住,狠狠的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,昃晷的身軀在地上滑出老遠,雖未受重傷,但卻狼狽不堪,陰沉著臉站了起來,盯著亞岱爾,再未上前。

    似乎對營救楊青玄已經不抱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子夜望見亞岱爾再次走向楊青玄,凄厲的大叫一聲,無數金色字符如蝴蝶,從掌心翩飛而出,化成一座七彩虹橋,激-射而去。

    子夜的身影與虹光融為一體,不顧一切的沖來。

    “哼,螳臂擋車!“

    亞岱爾反手一掌,赤紅的拳芒如炸開的血色,一下將那彼岸金橋的虹光擊碎。

    萬千崩散的金蝶下,子夜再次噴出一口血來,摔落在地上,眼里滿是悲愴和凄涼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從未這般絕望過。

    亞岱爾拍飛子夜后,譏諷的目光一掃全場,每個被他目光掃過之人,無不是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見再沒有人敢忤逆后,亞岱爾這才轉過身,盯著楊青玄,并未直接出手,而是俯下身子,獰聲問道:“你的火眼金睛是從何而來?”

    楊青玄與之四目相對,并未畏懼,冷然道:“管你何事?自己的事都做好了嗎?一天到晚管別人。”

    亞岱爾大怒,厲喝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自己來找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雙根毛茸茸的雙指張開,點向楊青玄雙眼。


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